[图文]中文系列讲座――西方传教士编撰的闽方言文献的挖掘与研究           ★★★ 【字体:
7901,燃烧依旧

  发布时间: 2011-03-15   信息员:    浏览次数: 1329

 

张炳升

有人说,常怀旧的人,已经开始老化;还有人说,昨天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几十年前的芝麻蒜皮小事却记得清清楚楚,这就是衰老综合症。目前,我虽没有这些典型症状,可昨天和过去的事情,我一概印象模糊。许多事情都只是一鳞半爪,不太真切。母校90华诞,7901怀旧征文热火朝天进行中,厦大总部也要求大家重提陈年旧事,我真不知道从何入手,尤其涉及具体的人和事,如果不核实求证,难免尴尬,也有不负责任之嫌。

好在一册绿绢面的“厦门大学中文系八三届毕业纪念册”在手,帮我重启记忆的闸门。谢谢最初动议出版留言薄的老同学们,你的智慧让我们所有7901的旧同窗,都拥有一份永不褪色的青春记忆。在步入社会多少年之后,我们依然清晰记得我们的出发点,以及我们人生规划的最初坐标!

7901:一个特殊的群体

1983年夏天,从京、沪、湘、赣等全国各地汇入南方之强的学子们,用贪婪的眼光和永不知足的劲头,吟哦古今诗篇,跋涉中外书山。四年过后,饱读诗书的7901诸君又怀揣梦想奔赴四方,只不过在大家的行囊中,多了一本意义非凡的纪念册。在今天看来有点单薄和寒酸的纪念册上,不仅记录下同窗四年的美好时光,也满载了珍贵纯朴的友谊。书写飘逸,文采飞扬,可圈可点,尽现厦大中文八三届的不凡实力!

严格来说,总体上7901团队过于拘束和严谨,严肃有余,活泼不够。从留言中也一览无余,我们不但没有7778级师兄师姐们的深刻和睿智,也没有学弟、学妹们的轻松随意,以及散发出的各种想象力,更缺乏出生于“××零后”的新新人类的俏皮和调侃。“现在同窗,将来同床!”(给一对恋人同学的留言);“将来当老板,当不了老板就当老板娘,当不了老板娘当老板他的娘!”(给女同学留言);“同学们,你们先走吧,我还有事~~~”(留级的同学)。也许这就是时代在我们身上烙下的印迹!我们是恢复高考后的幸运儿,可我们是“老三”而非倍受恩宠的“小三”,不少人搭得是高考的末班车。

相比较而言,我们不如7778级的学兄们那么个性十足、神采飞扬。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在学习、生活的许多方面有了很深的积淀,因此显得从容不迫、游刃有余。可7901团队也并非等闲之辈,我们的身上承袭了社会生和应届生的独特基因。我们承上启下,是一个独特的群体,许多人来自军营、工厂和农村,其中也不乏早慧的可畏后生。我们有师兄师姐们的沉稳,也有师弟师妹们的激情。更为重要的是,在火红的年代中锻炼成长,在改革开放的春潮里积蓄力量,在清理废墟参与建设的号角中――我们整装待发!

时代馈赠:豪情满怀和责任担当

翻阅留言簿,同学赠言中更多的是,抒发满怀豪情,更有一份责任担当。我知道,在罗财福“要高山流水,也要大河奔腾!”的赠言背后,是他为人处世和人生目标的重要实践。入主厦门市文化局之后,他把厦门市的文化事业经营得风生水起。今天的厦门市,世界钢琴节、民歌节、歌唱节等等异彩纷呈、豪情绽放,文化已经成为城市对外交流的一张最重要的名片!离别之际,老班长黄星民特意录苏东坡词一句相赠:“会挽雕弓如满月。”没有料到的是,平日温和持重的老夫子,不再和我讲“中庸”了,而是一番“聊发少年狂”。由此,我也认识到老夫子强势的一面。也许,正是这些特质,成就了一个国际化人才,新闻学院领导的职责,促使他游走于中美之间,并浸润于东西方文化而乐此不疲。当然,留言簿上,还有更多掷地有声的语言:“存志高远,鹏程万里”(郭光明);“坚定地向前走,不管前面是阳光灿烂,还是风雨交加,走向前去,就意味着接近胜利”(林华);“四海遨游养浩然”(杨流昌);“胸怀韬略志万里,藏龙卧虎驾风云”(贾夕); “腾达高升,彪炳史册”(陈国兴);有些赠言,口气不小,甚至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可对于生活在百业待兴年代、一直以英模的人生为参照系的人来说,这些已经显得无足轻重了。那个年代,同学朋友之间时兴记录名人的座右铭,不仅赠朋友,也用来自勉。毕竟,“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连健龄)。年轻时,谁不说点大话,谁不犯点小错!

“阿炳兄:你的风趣中常带辣味,我爱品尝!”显然,吴毓青同学是碍于面子说了假话。我知道自己过去的弱点,爱说反话、话语辛辣,还喜欢讽刺人。有时得罪了人,还自鸣得意呢。阿拉倪乐雄同学写道:“老成持重,少年得志。”看来,老倪毕竟不太了解二班的我,正如同我也不太了解和熟悉老倪一样,这位学中文出身手无缚鸡之力的上海人,日后会蹿红成为民间颇有影响力的军事评论家。“老成持重”倒是真,因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可是,“少年得志”就不对了。在班上我的年龄不大也不小,但肯定和少年得志不沾边。王大荣老哥给我提出希望是“含而不露,大志若愚”,不过说句真心话,大志没有,愚蠢还“真的有!”

大学生活:条件清苦可精神富足

借助留言簿,也唤起了对大学生活的美好回忆,加固加深了对同学的印象。“同窗又同椅(注解一),同玩又同胖!荏苒岁月移,此情永不忘!”(朱二注解一:公元一千九百八十二年之际,宿舍缺少椅子,我俩常常共用一把凳子,故曰“同椅”。)回想我们的大学生活,生活条件真的很苦,一把椅子两个人轮着用!可是贫瘠的土地照样生长出郁郁葱葱的松柏,艰苦的生活学习环境并不影响一个人成才。今天著作等身声名遐迩的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朱双一教授,其研究功底和学术素养,都在大学时代开始打造。其实,我透露一个小秘密,朱学者从不在食堂用餐,每次打好饭菜必回宿舍,因为,没有英语听力他一定吃不香。不过,朱学者的打油诗似乎也有瑕疵,明明自己比较富态,非得拉上张某人垫背。所有认识张某的人,一定替其伸张正义,还原历史真相。某日,由于体重缘故,朱学者把椅子坐坏了,和我抢椅子不说,还说我胖,最后倒打一耙,把责任推到学校。高,实在是高!嗨,提醒一下,朱学者的学术著作里该不会用此曲笔吧?!哈哈,朱老兄不要起急,我一不做公开报道,二也不写内参,只想博得开心一笑!

大学生活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是人满为患,不管在芙蓉四的哪一个宿舍里都是如此!记得我们到校时,先是12人一间,后来作了调整,可还是8个人一个屋。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熬出来的。人多加上温度高,晚上热得睡不着觉,连床架都是发烫的,有时半夜了还得出去冲凉呢。厦门的天气异常潮湿闷热,尤其到了34月份的雨水季节,8个大小伙子同居一室,通风不畅,宿舍里实在气味难闻,这逼迫大家都往教室图书馆跑,并慢慢养成了自觉学习的习惯。记得那会儿还时兴抢占座位,有时为了一个座位还会动起拳脚来。也许这些客观原因促使了大家发奋努力,进而营造出厦门大学特有的浓厚学习氛围,不知道学校管理者在总结学生管理经验时是否考虑到这一点?

学生生活虽艰苦,大家的精神生活却很富足。那时候,同学关系很朴实,情感决不掺水。从纪念册上,我才知道,711日,送我到厦门长途汽车站的有黄星民、王中、朱国安和丁文清。王中离别之时感叹不已:阿炳哥,离别方知友谊之珍贵。一直养尊处优的王中,是少年得意的中文系才子。不过人各有志,从事金融业,也算是子承父业顺理成章的事,顺应了十亿人民九亿商的改革潮流。朱国安安慰我“别因暂时的离别心酸,记住,天涯何处为无芳草。”无语的丁文清憋出了几行字:“阿炳兄,在你那里,我学到了许多学校学不到的知识,我将永远记得!”文清是应届生,我大他那么几岁,自然要多关照他。我记得小丁的家乡是古田的,每次他都会带来好多柿饼,那柿饼,软软的,还很有咬劲,一个字:甜!那会儿可真有点“共产”滋味,尤其在开学初,同学们会带来各地特产小吃等,宿舍里天天开着茶话会。在校时已在小说界初露峥嵘的莆田同乡林丹娅,直到毕业时才知道她的另一特长:能喝酒!这可不是我胡诌的。留言簿上她是这样写的:来日腾达勿相忘,应记凤凰时节恨酒少。她的酒量到底有多大,我不知道,也没试过(显然,我没有腾达)。不过,她在小说方面的造诣以及女性问题等分方面研究的能耐非同一般。眼下,她是厦大中文系的台柱子,也是厦门市的女杰之一。

同学留言:让人记忆绵长

张甘荔大姐的勉励让人记忆犹新:未曾出土先立节,高至云霄仍虚心。四载同窗,有感于“本家弟”之为人处事而录以赠。别小看这两行字,立了个标杆,让我日后不敢造次。在北漂的日子里,一直成为我的人生信条和生活准则,并时时激励自己要做一个好人。“你总是采取 ‘咪咪笑’战术,有总理风度。谨赠:数风流人物,还看明朝!”(学友李清)常言道,邻家有女初长成。真不知道在校时淑女模样的小女生,日后会摇身一变为开心果、7901最闹的人。平心而论,李清小妹很关心7901,对这个集体贡献很大,北京的同学聚会,都靠她和汪秘(汪舟秘书长)联络,感谢他们为7901所作的一切。谈起汪舟秘书长,在校时身居妇女部长要职,他没有时间,更懒得给我题字。

我翻来覆去找连志的手迹,看看他涂鸦些什么,奇怪的是,纪念册上居然没他的名字。论交情,他应该留下几刷子的,估计八成是他缺乏自信,其墨宝或羞于见人!刘建的话最有意思:山高路险,好自为之。扯!他还真以为我胆小,随便就能吓唬我,有毛病不?我也是“吓(厦)大的”!不过,刘建兄是好人,早几年在西湖,这位仁兄还尽地主之谊,请我吃过杭州名菜“糖醋鲤鱼”,着实腐败了一次。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我得为他说句好话,好久没有7901甚至是厦大最特立独行人士的消息了,不知易经这等“旁门左道”让他得道成仙了没有,还真有些惦记!

朱碧森老大哥信手写下了“曾是上下铺,何日来个双簧戏”。后来,他在《人民日报》,我在《光明日报》。可还没等我坐稳屁股,他已早早投入老美的怀抱了――这双簧还怎么演?!提起如今在美国拥有两家报馆的这位老大哥,临毕业时,我还和他闹过别扭。毕业纪念册上,他硬生生把张炳升改成张炳生,让我好不恼火!还好,没有改成白卷英雄张铁生,算是手下留了情。王伟明老弟的临别赠言最开心:“炳升兄,别忘了替鄙县美言几句――一个据说是要当县令的人戏题。”看到这里,我忍俊不住。伟民老弟的为人处世颇得好评,他入了官场也一定是个好官。不过,我担心江湖险恶,他伟民说不定也最终晚节不保。好在泉州城少了一个贪官,多了一位参政议政的智囊人物,这是人民的福祉啊!我和伟民,在北京和泉州各有一次意味深长的对话。也相信他日再会,一定会找到更多的共同话题。他对历史,尤其是对郑成功和台湾问题的研究,非常深入精到。也许有那么一天,来自民间的智慧会直入国家权威部门的视野,成为决策的参考。篇幅实在有限,还有很多同学的留言以及他们的故事,在此不能一一评点,还请大家见谅!

凤凰花开,相聚、分手。而今,翻阅这本铺满青春色彩的留言薄,想起五湖四海、或远或近的7901诸君,尽管天各一方,人生长短,命运优劣,大家一定和我一样,心里还永远保存那一份纯真的记忆!

新闻录入:xwzumx    责任编辑:xwzumx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