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中文系列讲座――西方传教士编撰的闽方言文献的挖掘与研究           ★★★ 【字体:
厦大中文系给了我什么

  发布时间: 2011-03-13   信息员:    浏览次数: 1784

 

2005级硕,2007级博  张海涛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往往出走了便惦念回归,往往遁离了才想到面对。因此,怀念也必定是在远离之后才豁然兴起的。鲁迅先生说: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王蒙最爱说的一句话叫:泪尽则喜。看来,情感是靠距离来维持的。或时间,或空间,总要扯出一段间距,方能在张力中让情感洋溢。

    今天,我有了这样一个机缘。与厦大、与中文系,时空的长度已经拉开,怀念的时机又适时而来。你除了让情思回到那个南国的花园已别无选择。欧阳修故地重游之际大感唏嘘: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回忆里油然而生的寥落已使诗人不敢重历曾经的韶华。因此,厦大是不能重游的,中文系是不能重读的。但,可以回望。不管在回望中有几多伤怀促涌而来,有几多不堪纷然而至,回望总是温暖的、柔软的。犹如离别时的一个回身,弥留时的一丝浅笑,固然撕心裂肺却更加情意绵长。

    回望厦大,回望中文系,我不禁要问:这个学校,这个系所,到底给了我什么?盛筵正酣,没人会想到散场后的狼籍,置身厦大也绝然不会想到离去时的赠予。可日暮酒醒,人远楼空,总得清清场。抖一抖一夜笙歌的余音,调一调生命绵延的弦准。然后,继续前行。因此,我必须要问:厦大中文系给了我什么?

   我想,厦大中文系给我的首先是一种生命态度。一种悠然从容的生命态度。不疾不徐,安步当车,涓涓细流般让你的心田满含温润。初入校门时建功立业的豪情,登车揽辔,慨然澄清天下的急迫,一时烟消云散,惟剩了一派恬然顺意、羽扇纶巾的宁静洒脱。他似乎在告诉你:小伙子,甭着急。辜负了山川映发之美,草木葱茏之貌,纵然奔到终点,也不过只赚得气喘吁吁。于是,你终于知道,你急不来。世事车辚马萧,浮生犹似一梦。往里一伸脚,你就知道你急不来。正因为急不来,所以随时停下来都是一首好诗。厦大提供诗境,中文系则滋养诗心。于是,终于明白:中文系本来就不是拉着你往大人物的行列里扎堆儿的,他不过是要你成为一个活生生的人。

    其次,中文系给了我一副明朗的襟怀。独处天南一隅,在山海相依处屹立。既无心逞强争胜,也绝不深城厚府地做淡然寡欲。任由风吹、雨淋、日晒,时或张扬、时或凄迷、时或萎顿,皆性之所至、无所羁绊。惟把一副襟怀向海雨天风敞开,向暮鼓晨钟抛洒。在这襟怀里,你宁息了满心的浮躁,拂去了满身的戾气。在尘嚣之外学会了品味尘嚣,在凡俗之中学会了超离凡俗。厦大让这襟怀在超然之外更添温婉,中文系则把这襟怀熔铸到你的血液里。于是,当众人不顾一切,汲汲求取之际,你宁愿把脚步停下来默默欣赏路边的风景。于是,当世人把误解当成一种习惯之时,你只想让他们去读一读胡适先生的名篇《容忍与自由》。原来,在这明朗的胸襟里,也有感慨与无奈,也有焦灼与热爱。于是,终于明白:中文系本就不想让你在名士、隐士的高致里一条道儿走到黑,他不过是要你在人生的道路上学着乐观,学着明朗。

    最后,中文系还给了我一副多样的面貌。学究式的皓首穷经,诗人般的细腻柔和,思想家式的深刻,艺术家式的敏感,毕集于斯。你不禁感叹,原来枯燥的理论可以讲得如此风生水起,原来历史行句里跳出的古人可以如此活灵活现。你终于知道,森然堂皇的学术著作原来可以写得曲径通幽般耐人寻味、侦探小说般引人入胜。在这里,你可以跳出局外,对尘封的故事嬉笑怒骂;你可以迷于局中,对那些伟大的心灵致以草木般的抚慰。不得不承认,一旦破中文系之门而入,那种四面江山来眼底的朗阔必将使你受益终生。于是,终于明白:中文系本来就没打算把你往专家的路子上领,他不过让你时常放一放身段,换一换姿容,感受一把“某虽不言,而四时之气皆备”的酷!

                                                  2011年3月于西安

 

 

通讯地址:西安石油大学人文学院邮编:710065 电话:15091189156 电子邮箱:geduo88_ren@163。com

新闻录入:xwzumx    责任编辑:xwzumx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