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中文系列讲座――西方传教士编撰的闽方言文献的挖掘与研究           ★★★ 【字体:
“7081”与“7801” (外一篇)

  发布时间: 2011-03-03   信息员:    浏览次数: 1263

 

        中文78 张奕虎
   
1978年金秋十月考上厦大的八年前,我就私下闯进一窥其芳容。那是19708月,文化大革命方兴未艾。上到高一的我于1968年底回乡务农,当过临时赤脚医生、永春天湖山煤矿公路民工,修过海堤,拉过板车。在升学、参军、招工均无望的境中,被迫踏上千百年来无数惠安汉子的老路――学手艺,当工匠,外出谋生,于1970年春到厦门郊区东孚当泥水匠兼石匠。
   
说来可怜,20岁之前我的生活圈子一直在泉州范围内打转,还没到过福州、厦门。那年7月,在东孚工棚接到2位吴姓老乡来信,告知他俩到了厦门西山某部队基建营房工事,让我到有空到鹭岛见面。二吴与我是亲如手足的老兄弟,既是邻居,又是师兄弟,还一起移民到同一山村。正好手头的活接续不上,向师父请假后,好不容易接通了电话约定二吴,就搭东瑶村运载砖头的拖拉机到了集美,再乘公共汽车往轮渡码头,与二吴会合。我们先游览了鼓浪屿,登上日光岩,在菽庄公园九曲桥上合影。午饭后,我提议到慕名已久的南普陀和厦门大学转转。对于厦门大学,当年的我只知道她是全国重点大学、在福建省高校中名气最大,是由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创办的,著名经济学家王亚南任校长,鲁迅先生早年在这讲学授课。当时,神州大地万马齐喑,厦大校园一片沉寂。面对高大的建南大礼堂、空旷的上弦场和中西合璧、美仑美奂的芙蓉等楼群,厦大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依山面海,风光绝佳,高楼大厦,叹为观止。当时的我,在欣羡之余,深感遗憾,今生肯定无缘上大学,当然也亲近不了厦大。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197081,因为鹭岛初行是我8载外出当工匠那艰辛而黯淡生涯里的一抹亮色;还有二吴说到他们下西山是搭乘驻军运载官兵到市区过八一建军节的军车;更何况我们在菽庄公园合影的照片上标明的日期是1970.8.1
    
是艰辛的劳作磨砺,成为激励我发愤图强的动力,或是美丽的厦大校园引诱、召唤着我不甘平庸,8年之后,在经历了1977年底公社教革组某头头以高中没毕业,又没著作出版为借口不准我报名参加高考的挫折之后,我还是紧紧抓住唯一的机会,参加了1978年高考。当时的我,已有了2作品”――一对小儿女,我自诩是一篇小说和一首散文诗。有了奋斗目标,我废寝忘食、殚精竭虑,用2个月恶补了高二、三年的功课。疲乏得受不了,或打桶井水浸头,提神再战,或灌斤把地瓜烧酣睡一场,醒后继续拼搏。考后体检,1.72身高只有96斤重,几近形销骨立。凭着上中学打下的坚实功底和多年的刻苦自学,靠着高考前的玩命冲刺,我不负望(家人、亲友、老师们的期望)地以444分的优异成绩(据说是厦大78级文科最高分和福建省1978年高考文科前三甲),如愿以偿(我填报的第一志愿就是厦大中文系,第二、三志愿为北大、北师大中文系)地跨进厦大,而我们年级的代号为7801”,与8年前初探厦大的日期7081”4个数字巧合,仅排列顺序稍有变动,就如同猜制灯谜运用了蕉心格



两次有趣的误会


   
临界老龄,变得喜欢怀旧,童时的琐事、趣事,时时映现脑海。但最忆还是负笈厦大时光,那段充满诗意、一心向学的纯真岁月。
忘不了加夜班骑着自行车到市区油印歌本的那股傻劲,忘不了万石岩中野炊袅袅的轻烟,忘不了宝珠屿上的骤雨狂浪,更忘不了毕业晚会上异彩纷呈、才艺闪动的演出……然而,两次误会更让我终生回味。
   
上厦大7801一年后,暑假回到洛阳桥北的老家,面对一双嗷嗷待哺的幼小儿女,看着黄脸婆那憔悴、菜色的脸,我感到了作为父亲、丈夫应肩负的责任。抛开书本,冒着酷暑,到泉州西郊清源山,投靠一位上大学前的师弟,砌了一个来月石坡,赚了近200元补贴家用。我长相粗拙,肤色黝黑,烈日烤晒后更显苍老。长年做粗活,又使我的饭量特大。加上当时凭票证供应食品,缺荤少油,半斤米饭才够吃个半饱。
   
暑假后回校的第二天早上,我到文史食堂买早饭,照样要2个馒头、3两稀饭和5分咸菜。卖饭菜的食堂人员换了个姑娘(估计是刚补员的),她瞟了我一眼,居然把我的饭盒推开,一脸鄙夷地说:你们这些惠安拍石作涂的,怎么也跑来学生食堂吃饭?!难怪这两天饭菜都不够供应。我不想和她争辩,只好把藏在衣袋里的校徽掏出来让她看,才买到了饭菜。旁边的同学为我不忿,我倒很释然:以貌相人是人之常情,谁让我长了个民工式的外表,衣着简朴,还操着一口不纯正的闽南普通话,嗓门又高,也难怪刚上岗的姑娘看走了眼。
   
上厦大后第三年,学生中时兴组织同乡友学友会,我们惠安籍的也成立了厦门大学惠安学友会,我是活跃分子之一。临毕业了,学友会因无人接班负责,只好宣布解散。但还剩下近30元会费没花完。我就和乃钦、国庆等45个老乡约个晚上到厦门港小吃店小聚。席上我们开怀畅饮,猜拳助兴,海阔天空地神聊(当然是用纯正的地瓜腔),最后扯到长乐金峰、晋江石狮、金井等沿海走私货――电子手表、三用机、摩托车等。
没想到,我们的举动和话题引起了隔壁桌两位衣着花俏的厦门港小年青的注意,他俩凑过来向我敬酒,然后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地问:老司,你是晋江来的吧。有没有带电子表,卖给我吧!我赶紧表白,我不是晋江来厦门做生意的,我是厦大学生啊!另一位听了,拍拍我的肩膀说:老大,你别怕,我们不会走漏风声,也不会亏待你,一手交一手交货啊。我见状只好结了账,招呼老乡(同学)们回校,以免被纠缠不休。那两位小年青心有不甘,尾随着我们到了学校后门口,才悻悻然离去。
                                  

 

新闻录入:xwzumx    责任编辑:xwzumx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