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中文系列讲座――西方传教士编撰的闽方言文献的挖掘与研究           ★★★ 【字体:
[本科毕业论文]当代中国生态诗歌:何以生态,何以诗歌――以华海生态诗为例

  发布时间: 2011-11-18   信息员:    浏览次数: 953

                            

    名:梅

    院:人文学院

系:中文系

    业:中国语言文学

    级:2003

    号:03010047

指导教师(校内): 王诺              职称:教授

 

 

2007    5    15

 

 

 当代中国生态诗歌:何以生态,何以诗歌

                           ――以华海生态诗为例

 

[  ] 生态诗歌是孕生于工业社会但又从生态角度揭示、批判、反思工业文明积习的一种文学形式和文化现象。无论从艺术形式还是从思想内涵上讲,它都具有与其它当代诗歌完全不同的特质。之所以具备这种特质,是因为它不仅是诗歌,而且是“生态”的。生态诗歌并不是简单的“生态加诗歌”。生态诗歌是以生态整体主义为思想基础、以生态系统整体利益为最高价值的考察和表现自然与人之关系和探寻生态危机之社会根源的诗歌。一方面,生态诗歌敢于批判工业文明积习、揭示人类自身的错误、反思深层的原因,在生态整体主义思想的指导下,具有“生态诗骨”;另一方面,生态诗歌有着把生态与诗歌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的生态诗境、生态诗味、生态诗气等“生态诗风”。这些共同构生了生态诗歌独有的特征。华海是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生态诗人。本文主要以华海生态诗歌为例,从华海的创作转型、华海生态诗的生态思想、华海对中国生态诗坛的贡献等三个角度探讨当代中国生态诗歌的形成、特点、现状和未来发展等。

 

[关键词]  生态批评  生态整体主义  生态危机  生态诗风  生态诗骨  生态诗学观

 

Contemporary Ecopoetry in China:How to Be Ecological,How to Be Poetry

――Set Huahai’s eco-poems as example

 

Abstract: Ecopoetry is a kind of literary forms and cultural phenomenon, which is born in modern industrial society, but focusing on the revelation, criticism and reflection of industry civilization. It’s particularity is completely different from other contemporary poems on it’s art style as well as its connotation. Not only it is poetry, but also it is ecological so that it has this particularity. Ecopoetry is not simply equal to “ecology plus poetry”. Ecopoetry is a kind of poetry which is based on ecological holism, regarding ecosystem’s holistic benefit as its highest value, and it is mainly inspecting and representing the relation between nature and human beings, exploring the root of the ecocrisis. On one hand, ecopoetry criticizes the inveteracise of industry civilization,reveals the errors of human beings, reflects on the deep-seated cause,so that it has ecopoetry’s particular strength under the steering of ecological holism.On the other hand, ecopoetry’s vigour including ecological ideal realm,ecological sense and ecological spiritualism,it integrates ecology and poetry ideally.These constitute the particularity of the ecopoetry.Huahai Qi is the most represantive poet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poets.The dissertation mainly sets Huahai’s ecopoems as example, discussing about the formation, the characteristic, the actuality and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the contemporary ecopoetry in China,by analyzing Huahai’s inditement’s transformation,his ecopoetry’s ecological thoughts, and his contribution towards the circle of Chinese poetry and so on.

 

Key words: Ecocriticism; Ecological holism; Ecocrisis ; Ecopoetry’s vigour  Ecopoetry’s strength; Ecopoetics

                   

  

目 录

 

 

  ………………………………………………………………………   5

 

第一章、当诗歌遭遇现实――三重危机下华海的创作转型………………  8

一、面对生态危机:“突然听到大山喊疼   ……………………………  9

二、面对思想危机:“智者双手合十:阿门,你早已失窃” ……………  9

三、面对诗歌危机:“已记不起写诗的那个你究竟是谁” ………………  10

 

第二章、生态诗歌自有“风骨”――华海生态诗的特质  ……………   12

一、生态诗骨:“笔胆里贮满乌黑乌黑的忧患” …………………   12

二、生态诗风:“意味幽凉,浑然相忘于即刻与过往”………………   15

        生态诗境  ………………………………………………      15

生态诗气  ………………………………………………        16

生态诗味  ………………………………………………        18

生态诗技 ……………………………………………………     19

 

第三章、不是一个人走――华海的生态诗学探索与中国生态诗歌的发展 …21

一、华海的生态诗学观:“亲历山夜雷雨能否说就是经历所有雷雨的悲喜循环”…   21

二、华海的努力与中国生态诗歌的现状 ………………………………   21

 

   ………………………………………………………………………   24 

致谢语  ………………………………………………………………………   26

参考文献  ………………………………………………………………………   27

 

  

 

 

生态诗歌,作为孕生于工业社会但又从生态的角度揭示、批判、反思工业文明积习的一种文学形式和文化现象,它与通常的以“人类中心主义”为核心,以人的利益为唯一价值取向的诗歌有本质的不同。它把人放在整个生态系统的一员的位置,从“生命共同体”互为依存和影响的整体角度来体验和感受,并以对灵魂的反思和生命的体验来调整人与自然日益紧张的关系,抗衡心灵日益物化的精神病相。

国内创作界、学术界对于生态诗歌的定义,具有代表性的有:

 

我个人认为的“生态诗歌”,是指在生命和生存的体验中要有‘生态成分’的进入,也可以说在所处的位置散发隐隐约约体温和夜深人静时血液的流动,这种体温和流动与生态有关。

――沈河(福建诗人)[1]P.5

生态诗歌应当是由现代生态文明观出发或在其影响下写作的诗歌,它应当是艺术地体现生态平衡思想,反思工业文明弊病与痼疾,重构人与自然和谐关系,介入生态文明建构的诗歌,而且在文本形式上与其和谐响应,有着独特的创新,是一种崭新的诗歌。

                                                  ――华海[1]P.90

 

生态诗歌是生态文学的重要艺术形式之一,因此也可以套用王诺在《欧美生态文学》里对于“生态文学”的定义,对生态诗歌作如下定义:生态诗歌是以生态整体主义为思想基础、以生态系统整体利益为最高价值的考察和表现自然与人之关系和探寻生态危机之社会根源的诗歌。

虽然对于生态诗歌的专门定义很少,但生态诗歌早在古希腊时期就已经出现。赫西俄德在《劳动与时令》一诗里就开始向人们“进谏”,在取之于大地的农业劳动中,人类的索求一定要在自然能承载的范围之内:

 

留心事物的限度,

万物因时而举

才会恰到好处[2]P.4

 

西方浪漫主义时代产生了大量的生态诗歌。布莱克、济慈、华兹华斯、柯尔律治等浪漫主义诗人创作的很多诗歌都带有明显的生态意识,如华兹华斯的《鹿跳泉》,批判贵族为了自己的享乐纵情猎杀野生动物,残忍地破坏自然的美丽;柯尔律治在长诗《古舟子咏》中哀叹老水手射杀了信天翁后遭到“天罚”的自然伦理悲剧,这首诗被生态文学研究者N.罗伯茨和吉福特认为是英语文学中“最伟大的生态寓言”[3]P.169)。

梭罗是浪漫主义时代最伟大的生态作家。他不仅创作了杰出的生态散文作品《瓦尔登湖》,而且写下了不少生态诗作。《河上一周》(A Week on the Concord and Merrimack Rivers)里有这样几句诗:

 

To the ocean wealth,

To the meadow health,

To time his lenth,

To the rocks strength,

To the stars light,

To the weary night,

To the busy day,

To the idle play   [4] P.98

 

大意是,海洋的资源、牧场的兴旺、万物的力量、忙碌的白天、逍遥的生活等都是相互联系、和谐共存于生态系统中的。在这首诗的最后一句,梭罗更为明显地表达了他的生态整体主义思想:“And so their good cheer never ends/For all are their debtors,and all their friends.”(深幻译:故而他们总是兴致勃勃,只因万物向他们借贷,与他们皆为朋友。[4] P.6))万物之间的微妙联系,相互作用,共同构成了生态系统的循环网。梭罗倡导回归自然和简单生活,融入自然,因为人与万物本来都是自然的一员。哈佛大学教授,著名生态批评家劳伦斯・布伊尔指出,梭罗“用其作品为人们展现了一个人类之外的存在,那是主要的存在,是超越了任何人类成员的存在”。揭示了整体的价值和所有生命的意义,是梭罗最有价值的贡献。[5]P.6

西方生态诗歌的研究和批评也是从对浪漫主义诗歌的生态批评开始的。1991年英国学者乔纳森・贝特的专著《浪漫主义的生态学》(Romanic Ecology)首次从文学与文化的意义上把浪漫主义与生态学联系起来。这本著作不仅使“浪漫主义的生态学”一词广为传布,而且推动了世界的生态诗歌批评。该书着重研究华兹华斯诗歌所蕴涵的生态意义,从此打开了新的诗歌研究视角,从此,对浪漫主义诗歌及其他流派诗歌的生态角度研究逐渐蔓延。人们从关注浪漫主义诗歌所表现出的自然之美、人与自然之间契合深入到研究浪漫主义诗歌中反映的生态思想。贝特的主要观点是:“浪漫主义的自然诗歌并非没有政治性,浪漫主义诗人既不是逃避也没有任何隐瞒,而是表达了浪漫主义诗人深切的政治责任,致力于探索人类对自然界可能的行为模式等永恒的问题。”浪漫主义倡导的是“尊重地球以及对把经济发展和物质生产视为人类社会的所有和最高目标这一传统观念的怀疑。”[6] P.101

20世纪是西方生态诗歌的发展时期,出现了斯奈德(Gary Snyder)、杰弗斯(Robinson Jeffers)等一大批生态诗人。生态诗歌的研究和批评也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

新世纪伊始,中国生态诗歌开始崭露头角,生态诗歌的评论也逐渐随之出现。在这个过程中,华海发挥了重要的倡导和引领作用。

20051230,广东《清源日报》刊出《生态诗专辑》,发表了国内十二位诗人和诗评家的15首生态诗歌和两篇生态诗评。这是国内首次大力推介生态诗歌。20062,《诗刊》发表了华海的名为“澄明之境”的组诗,包括《雨后》、《山气》、《初冬》、《霜迹》四首生态诗。这组诗中的《雨后》、《山气》两首入选《2006年度中国诗歌精选》(中国作协创联部编选的权威年度选本,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选入300多首年度优秀诗歌)。2007年度《诗刊》3月号上半月刊再次力推华海的又一组生态诗《自然的回音》。近两年来,华海有两百多首诗陆续发表在《星星》、《中西诗歌》、《绿风》、《诗歌月刊》、《作品》等刊物上。

华海本名戚华海,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于江南,1993年移居岭南,做过教师、电视人,现在广东清远市委、市政府机关任职,从事与文字、传媒有关的工作。2005年,作家出版社出版华海编写的《当代生态诗歌》。这是中国第一本生态诗歌评论集,在这本书中,华海对他搜集到的几十首国内生态诗歌作了诗评。2006年,他推出了自己的生态诗集《华海生态诗抄》,这是中国第一部个人生态诗集。

当以华海为代表的中国生态诗人走进视野,文学界、评论界刮起了一股“绿色旋风”,许多诗人、学者开始关注生态诗歌这一文学现象。

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单世联认为,“生态文明观的核心是重建人和自然的关系”,生态诗歌的目的就是要“对传统的文化积习,主要是工业文明的积习做出调整,就必须约束‘理性的疯狂’并改变固有的观念”,用文学的方法“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恶化作出积极的回应” [1] P.2)。

扬州大学教授叶橹认为生态诗“直接关涉到我们的一种‘生存状态’”,面对生态危机这种“直接关涉人类自身的生死存亡的根本问题”,“‘生态诗’的被‘命名’,倒是显得十分及时而顺乎民心的了”。叶橹明确强调,“不要以为”生态诗是一种“仅仅存在于心灵的虚幻之物”。他真心希望“一切关注我们的生存状态的人”[1] P.1),都能像华海等生态诗人一样来关注我们的自然生态,关注人与大自然的和谐。

湖南女诗人杨亚杰在《“这一个”中国诗人的担当和超越――我看华海的诗及其生态诗观》里,从“生态诗境”、“生态诗魂”、“生态诗观”三个角度解读了华海的生态诗歌。其主要观点是:华海“有一颗鲜活的生态诗魂,他创造着颇具个性的生态诗境,他倡导着颇具‘前沿’性的生态诗观。”华海“实现了由‘一个人走’的担当到‘悄悄集群’的超越”,在当今“反道德、反文化”的“先锋流行诗”热闹着的中国诗坛“确确是非同一般的‘这一个’”。杨亚杰还强调了华海生态诗的“诗性”,认为华海的生态诗具有“一种生生不息的美,既有着中国古典诗歌的传统韵味,又有着现当代诗歌精神的风姿,澄明而生动”。

广东诗人、《诗歌与人》主编黄礼孩这样评论华海的生态诗创作:

 

如果这个世界有绝对的和平,那便只有自然的生态。生态所呈现的生命真实是不容人类修改的。华海的诗切入这一主题,并自觉地完善这一工作,无疑具有积极意义。[1] P.2

 

浙江诗人南蛮玉认为华海的生态诗论集的出版“无疑是一次系统的对‘生态诗歌’的梳理”,而生态“正是我们诗歌和生活的向度”;甘肃诗人波眠认为,华海所倡导的是“人性的、温暖而宽厚的、朴素而健康的大地之诗,是类似于俄罗斯叶赛宁那样的诗章,是绿色的新现实主义诗歌”;广东诗人唐德亮从华海的《当代生态诗歌》发现了“一个中国诗人、诗评家的睿智与识见”,发现了“众多中国诗人的良知与才情”;黑龙江诗人徐书遐用诗样的语言咏唱华海这样的生态诗人“从自然的大门走出来,他回望自然,关注和眷恋自然,那是一切生命的家,是故乡。他的心灵时时走回去,像叶子望着大地,在秋的时候飘落……”[1]P.4

我认为,生态诗歌不仅是一种文学现象,还是一种文化现象。无论从艺术形式还是从思想内涵上讲,它都具有与其它当代诗歌完全不同的特质。之所以具备这种特质,是因为它的产生、发展都有着时代的原因。生态诗歌不仅是诗歌,而且是“生态”的诗歌。那么,生态诗歌何以生态,何以诗歌?何以是“生态诗歌”呢?

本文主要以华海生态诗歌为例,从华海的创作转型、华海生态诗的生态思想、华海对中国生态诗坛的贡献等三个角度探讨当代中国生态诗歌的形成、特点、现状和未来发展等。

 

更多详细内容请点击下载:梅 真――当代中国生态诗歌:何以生态,何以诗歌

作品录入:xwzumx    责任编辑:xwzumx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