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中文系列讲座――西方传教士编撰的闽方言文献的挖掘与研究           ★★★ 【字体:
[本科毕业论文]中国传统美学在现代新闻中的一些影响与应用

  发布时间: 2011-11-18   信息员:    浏览次数: 1343

 

姓    名:黄熙雯
学    院:人文学院
系:中文系
专    业:汉语言文学
年    级:2000级
学    号:00011015
指导教师(校内):易中天            职称:教授
指导教师(校外):                  职称:
2004年5月21日

 

 [摘要] 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特别是儒家美学思想,从道德修养、审美取向、文章功用以及语言美、意境美,情感真、语言真,情与理关系等方面分别影响着现代新闻的创作与新闻的美学构成,并且在现代新闻作品中得到应用。

[关键词] 中国传统美学  新闻写作  新闻构成  影响  应用

The Influence And Application Of Ancient Chinese Aesthetics In Modern News 

 [Abstract] The ancient Chinese aesthetics,especially the Confucian aesthetics affects the Modern Journalist creation and the aesthetic constitution of journalism,and is applicated in the modern Journalist works,in the way of morality and self-cultivation,aesthetic tendency,function of compositions,beauty of language,beauty of artistic conception,genuine feeling,genuine language,the relation of emotion and principle.

[Key Words] Ancient Chinese aesthetics; Journalist Writing; Journalist Constitution; Influence; Application

 

[目录] 

引言---------------------------------------------(4)

 

一、总述中国传统美学对现代新闻的影响--------------------(4)

 

   美学视野中的新闻/美学与新闻----------- --------(4)

 

中国传统美学思想在新闻创作上的影响与运用-------(4)

 

道德修养----------------------------------------------4

 

善、仁爱的美学倾向------------------------------------5

 

文章之用----------------------------------------------6

 

三、中国传统美学思想在新闻的构成上的影响与运用-----(6)

 

意境美 语言美--------------------------------------6

 

情感真 语言真--------------------------------------8

 

情与理的关系------------------------------------(8)

 

结论-------------------------------------------------------9


 

新闻并不是艺术,但它和艺术一样属于上层建筑中的特殊组成部分,同样传达着人类的信息、情感、思想。纵观新闻史,优秀新闻作品和艺术品一样无不以美的思想、美的语言、美的情操、美的意境唤起人们的情感共鸣。新闻写作受着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的影响与指导,历年来文艺作品的创作方法对通讯、特写、报告文学等新闻体裁更是有借鉴意义。

一、   总述中国传统美学对现代新闻的影响

美学视野中的新闻/美学与新闻

运用美学的方法,进入美学视野中的新闻是“新闻作者审美意识的物化”,或“具有审美价值的信息”,[1]从美学的角度说,它又是一种审美对象。”[2]“新闻作品也是新闻作者审美意识的载体”,[3]新闻作者总是将自己的价值判断、审美判断、审美趣味、审美经历自觉不自觉地融进新闻作品中。中国传统的美学思想积淀成一种文化心理指导并制约着新闻作者写作,使新闻作品写作遵循着“美的规律”,有着美的内容、美的特征、美的性质。

古往今来,一些优秀的文学作品,其美学价值对新闻写作提供了借鉴典范。如,《曹刿论战》、《鸿门宴》、《赤壁之战》等这些历史上重大新闻事件的记载,其新闻的新鲜性已不复存在但其美学光辉仍在大放异彩;或是《搜神记》、《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都遵循着所谓“实录”的笔法来纪录所采集的各种奇闻佚事;抑或《为了周总理的嘱托……》、《在大海中永生――邓小平同志骨灰撒放记》、《世纪大阅兵》等这些现代新闻作品,在事实的基础上仍保留着很大的美学力量,情景交融、虚实结合、整散交错,堪与文艺之花相媲美。

    中国传统美学对现代新闻有很深远的影响。

一方面,中国传统美学思想从道德修养、审美倾向、文章之用等方面影响着新闻创作的形成。首先,受儒家美学的影响,中国古代美学思想极为重视审美主体心理结构中的人格因素,人的道德、义理,如“忠恕”、“内省”的自我修身原则,新闻记者是为社会立言,为公众立言、为社会道德立言的,他首先要有高尚的人格品行修养,要以他的人格魅力去感染人、影响人;其次,自古以来遗留的性善论、仁爱论、扬善避恶、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等美学倾向在现代新闻中有着根深蒂固的烙印。第三,儒家美学思想主张文章为政治道德服务,“兴、观、群、怨”,而新闻具有社会喉舌和时代鼓手的作用,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号召力及潜移默化的教育功能。

另一方面,中国传统美学关于意境美、语言美,作品的情感真实与语言真实,作品的情与理的思想对新闻构成有着影响。如,新闻作品在事实真实的基础上讲求意境的韵味深远,讲求语言的生动、形象、有节奏感,特别是通讯、特写、评论等体裁更体现了文学艺术的特征;情感要真实不做矫饰,语言要清新自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发乎情,止乎礼仪”等美学思想也要求新闻工作者要以真情打动读者,以理说服读者,在情与理当中找平衡。

以下具体举例论证中国传统美学思想在新闻创作与新闻构成这二方面的影响与运用。

中国传统美学思想在新闻创作上的影响与运用

道德修养

在中国文化、美学坐标上,诗品和人品、文格和人格有着独特的关系。“中国古代的审美,实际上并不是对物本身的欣赏,而是对物化的自我人格的欣赏。” [4]中国美学是从伦理关系出发来研究人对现实的美学关系,儒家把个人的人格价值、道德修养看得极高、极重。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宪问》),[5]道德修养高尚者其文自然也文质彬彬,尽善尽美;孔子的“知者乐水,仁者乐山”,山与水也是被赋予了人格化的象征意义,从道德含义进行审美;“岁寒而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子罕》),也是把人的品格和松柏长青联系起来。“咏物,隐然只是咏怀”,中国古代众多的描绘山水景物为主的艺术品都是寄情山水,吟咏情性。荀子,正式提出了“比德”说,以“温润而泽”、“栗而理”、“坚刚而不屈”等比喻君子的“仁”、“知”、“义”之类。[6]扬雄云:“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声、画形,君子小人见矣”。“中国古代把诗、乐、书、画等各种艺术,都看作‘心声心画’。[7]”刘勰说:“各师成心,其异如面”,苏轼说:“其文如其为人。”清沈宗骞《芥舟学画编》说:“笔格之高下,亦如人品。”

新闻作品像艺术作品要求艺术家一样也要求记者要有高尚的品格。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中国无产阶级新闻事业开创者之一的李大钊有一句铮铮格言:“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高尚的道德情操,对社会和受众的高度责任感,是对记者的首要要求。德在对新闻记者的“德、识、能、学、博”(周鸿书《新闻伦理学论纲》)要求中居于首位。新闻媒体被称为是社会公器,新闻记者是正义使命的骑士。“所谓品性者,乃包含人格、操守、侠义、勇敢、诚实、勤勉、忍耐及种种新闻记者应守之道德。”张季鸾在《大公报》续刊之日就提出了“不党、不卖、不私、不盲”的方针。文品如人品,新闻记者只有注意自己的道德修养,不为权势、金钱所诱,他的文章才能像他的人格一样抱正大总之宗旨,立公允之论。

新闻记者不仅要具备较高的业务水平,还要有良好的思想素养、职业精神与职业道德素养。在“伊战”和“非典”,记者和他们的报道同时走到了世界面前。香港凤凰卫视女记者闾丘露薇面带伤痕出现在巴格达街头向世人报道战事;中央电视台记者水均益撤离伊拉克又重返伊拉克风尘仆仆讲述战事现场;在“非典”的阻击战中,我们看到了中央电视台记者王志深入SARS核心隔离区进行“面对面”采访,央视女记者柴静一次又一次对白衣战士进行跟踪报道。在生与死的较量中,这些新闻记者表现出了不惧死亡威胁,不临阵脱逃的高度的敬业精神。“舍生而取义者也。”的古代人格光辉在这再次显现出来。

善、仁爱的美学倾向

善、爱是新闻主题的美学倾向。而善、仁爱又是儒家美学的核心思想。《论语・八佾》载:“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韶》为舜乐,据说是表现舜接受尧的“禅让”,《武》为周武王乐,表现武王伐纣建立新王朝。二者功德略同,但是孔子却做出了如此评价,美指声音动听,善指内容妥善。孔子评乐的根本标准就是善。[9]

善是“己所欲施于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也是“仁”思想的一个重要体现。 “仁者爱人”,“仁者自爱”。己所欲者,也施于人,就是仁的最高境界。爱人爱己,施爱于己,施爱于人,建立仁爱大同社会。仁爱,仁民,泛爱众,让世界充满爱。世界需要发扬爱人爱己的精神对待和解决问题与矛盾。

自古以来,我国人民群众喜欢社会生活中的崇高美。我国的风俗民情,素来具有强烈的敬仰圣贤先哲、崇拜英雄豪杰、歌颂公理正义、彰扬善行义举……的崇高感。这也是中国人实践理性的一个表现,中国人“不语力、乱、怪、神”,关注的是“以亲子血缘为基础的世间关系和现实生活,是无神论或怀疑论的世界观和对现实生活积极进取的人生观”。“把礼乐服务和服从于神,变而为服务和服从于人,使情感不导向异化了的神学大厦和偶像符号,而将其抒发和满足在日常生理――伦理的社会人生中。” [10]没有宗教信仰,而是崇拜历代的民族英雄、爱国志士、反帝名将、革命先烈……这些人物都被人民尊崇为“神”,建祠造庙、塑像立碑,以期英雄精神不死,鼓舞教育万民。所以在我国的庙宇殿堂中,大量的是全国性和地方性的名人国士的庙宇,如,孔子庙、关帝庙、岳王庙等,妈祖庙等。通过推崇这些人间的英雄来宣扬一种善、正义、和气、崇高的风气,教育鼓舞现世的人民。

“新闻的善是一种现实性表达。也就是说,新闻主要是通过对现实生活中的善良之人、善良之事的报道来体现伦理的善。”[11]新闻作品应当“以高尚的精神鼓舞人”。“媒体应及时抓住并把格调高尚的新闻传给受众,在社会上形成一个高尚的舆论旋涡,让受众自觉或不自觉地跟着高尚走,这样的舆论环境就像一面镜子,受众在感受别人心灵的纯洁与光亮、文明与高尚的同时,也会内窥自己灵魂深处‘最精致、最珍贵和看不见的精髓’(马克思语),从而他们的道德水平和价值观念在原有的基础上得到有效的提升。”[12]从以前雷锋、焦裕禄等英雄人物光辉事迹的报道到抗洪、抗非典精神的宣扬,新闻作品都在发扬中华民族这一优良传统。当今的新闻媒体的社会新闻版有一股浮躁、媚俗之风,“猎奇―抢劫―色情―低级趣味”,追求花边新闻、吸引读者眼球,满足读者的感官刺激。这就更需要一些高尚的舆论多一些体现人文关怀的报道来引导读者看待这个社会。像以前之如“陈飞燕怀孕五月下水救人”、“杜芸芸将十万遗产献给同学”等社会新闻,在一定时间内几乎形成一种舆论和力量,以引导人们树立新的道德、新风尚,推动社会和人民前进。

文章之用

在儒家实践理性美学的指导下,文章要为政治道德服务,要有社会教育作用:《尚书・尧典》“诗言志,歌永言”,“志”指礼义,一种群体的声音。孔子论诗的“兴、观、群、怨”,后人解释有“观”是指“观社会之兴衰”(郑玄),“考见之得失”(朱熹);“群”是“群居相切磋”(孔安国),“和而不流”(朱熹);“怨”是“怨刺上政”(孔安国),“怨而不露”(朱熹)。到了汉代儒家学说更是被奉为圭臬经典,文章要有“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上以风化下,下以风刺上”(《毛诗序》)的功能。齐梁时,刘勰《文心雕龙・时序篇》“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社会现实影响,决定文学的发展;时代的政治,必然要反映在文学创作之中。文学的功用再次被提到登峰造极的时代是中唐的“古文运动”,韩愈提出“文以载道”,白居易提出“歌诗和为事而著,文章和为时而做”。

“新闻具有社会喉舌和时代鼓手的作用,所以各个时代的新闻也总是自觉地适应社会发展的趋势和时代进步的要求,正面报道该时代具有审美属性的人、事、物,正确反映该时代人民的思想感情,直接呈现新闻的美学价值,从而使新闻发挥‘人民的文化和精神教育的强大杠杆’的作用。”[13],如抗洪、抗“非典”涌现的无数新闻作品就是体现了文艺作品能“群”的功用,通过英雄人物感人事迹的报道及众志成城的斗志的渲染,鼓舞人心,振奋士气,使人民战胜灾难。新闻舆论要发挥监督的作用,及时地把改革进程和社会生活中孕育着的新矛盾和迫切需要解决的新问题提出来,以引起群众和有关部门的注意,促进矛盾和问题的解决。这难道不是“怨刺上政”的运用吗?

“歌诗和为事而著,文章和为时而做”。特别是在共产党掌握政权后,更是要求“政治家办报”。报道典型事件,报道典型人物,从某些侧面突出地表现时代风貌,时代精神,体现事物发展的本质和规律。通过报道英雄模范人物的行为,充分体现出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的高尚品德和优美情操,以及培育英雄性格成长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或从社会浪潮中撷取一朵浪花,“一滴水见太阳”,折射出社会生活多姿多彩的动人光辉。新闻稿《昔日伐木建功,今朝栽树“还债”》就写出了马永顺“独特的这一个”又写出了模范代表的感人事迹,“把马永顺的事迹跟大的形势、跟时代要求结合起来加以审视研究,仅缩龙成寸的写了他一件事――栽树‘还债’。而这又是一件上合党心,下顺民心,造福子孙后代,极有现实针对性的大事。”[14]

三、中国传统美学思想在新闻的构成上的影响与运用

意境美 语言美

意境美

 “就中国艺术方面――这中国文化史上最中心最有贡献的一方面――研寻其意境的特构,以窥探中国心灵的幽情壮采,也是民族文化的自省工作。”[15]讲究意境是中国传统艺术美学的一大特征。但意境不是所有新闻作品都具有的普遍属性,只有在通讯、特写、报告文学这类艺术性较强的写景叙事的新闻体裁中,才更容易讲究意境。虽然新闻作品的意境与艺术作品的意境相比遵循着不同的写作法则:一个服从客观性,一个更注重主观渲染;一个是运用新闻手法,一个是讲求艺术手法;一个意境是以服从于报道事件与描写人物为主,一个以塑造整体意境为主。

但是美学中特别是文学作品的意境对新闻还是有启发和影响的。唐诗宋词的优美意境对新闻写作也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如,新闻标题就化用古代诗词,读之有节奏感和韵律感,思之具有蕴涵性和意境美,如标题“大珠小珠落玉盘――访中国女排队员郑美珠、侯玉珠”。另外,中国美学讲究虚实之辩、有无之辩,庄子的“得鱼忘筌”,“得兔忘蹄”,讲究通过具体的感性形象去把握形象背后的道;“王弼认为‘万物皆始于无’,万物都是虚无的体现,而要认识这个虚无的本体很难。所以他提出了‘言不尽意’、‘得意忘象’和‘得意忘言’的思想。” [16]梁朝的钟嵘《诗品序》提出诗歌语言要有“滋味”,要能使“味之者无极,闻之者动心”;司空图讲究“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还有中国文人山水画中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以形写神”的写意性。新闻导语也可制作得耐人寻味,虚实相生,钓住读者的胃口,充满悬念,韵味无穷。如在1995年8月26日的《深圳特区报》上刊登的《太平洋世纪的深圳――写在深圳经济特区诞生15周年》通讯开头就是这样写的:“本世纪初,美国人约翰・默海曾以诗一般的语言:地中海是过去的海,大西洋是现在的海,太平洋是未来的海……”接下来用散文般的语言描写了深圳的发展,在文章的中间才点出“由于深圳特区的发展,约翰・默海的预言诗显示出更大的魅力。”使整篇文章有着诗一般的意境,“踏花归去马蹄香”。新闻结尾也可以写得余韵深远,言有尽而味无穷,如,发表在1996年1月15日《中国妇女报》的《妈祖有泪――福建莆田部分三资鞋厂苯毒危害女工报告之一》,全文运用大量的事实和数据,揭露了部分三资企业老板不顾工人性命,使用对人体危害极大的超浓度“三苯”胶水粘合剂粘鞋,使许多豆蔻年华的少女身受毒害。该文的结尾,借景抒情,含不尽情意于有限文字中。“妈祖高高地挺立在湄洲岛上,慈祥的眼神凝望着茫茫东海。在她的身后几里之外便有许多苦难的女孩。善良的妈祖,你若有知,该会怎样伤心落泪。” [17]

语言美

孔子云:“言以足志,文以足言。不言,谁知其志。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孔子在教育后人文章要注意文采,自古以来,中国文学就十分讲究对汉语言文字的推敲、琢磨。新闻语言不同文学语言要讲究词采华茂,但是同样不能忽视语言表达的讲求。如果语言干瘪无味,不生动有趣就不能打动人也就不能流传久远。美国著名记者威尔・柯里姆斯说:“最好的写稿人总是把报道写成似乎可以触摸到的有形物体。如果你不这样做,那么你写的报道就会成为过眼烟云。读者也就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见《美国名记者谈采访工作经验》第47页)。“有形物体”就是要注重新闻语言的形象性,要学会用一些叙事和描写性的笔法来写新闻使语言生动、形象,而不是只用概述性的笔法,流于抽象、枯燥。

比如在新闻中经常要涉及到一些数字,但是单单数字的罗列又往往给人造成面目可憎的乏味之感,记者这时就要巧妙地运用语言表达,如表达10亿人的概念,有位记者这样写道:“如果10亿人都来玩老鹰捉小鸡,从头到尾可绕地球15圈。如果把10亿人的出生证叠起来,有12个珠穆朗玛峰高。”这样就生动有趣地把这一数字概念描述出来了。[18]

新闻语言也可像诗歌一样讲究节奏韵律美。“节奏主要见于声音,但也不限于声音,形体长短大小粗细相错综,颜色深浅浓淡和不同调质相错综,也都可以见出规律和节奏。”(朱光潜:《谈美书简》,80页,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在新闻写作中,由于运用了长句、短句的结合,单句、复句的搭配,整句、散句的错杂,使作品见出了节奏,形成了节奏美。如通讯《气吞山河的历史画卷――1998年中国抗洪抢险纪实》的第二部分“画卷之二:以钢铁之劲挽狂澜于即倒”中的一段描写,就是通过句式变化形成节奏美:

“千里大堤千里兵。英雄的人民子弟兵,头顶烈日,身挡激流,日斗洪魔,夜卧长堤,肩负人民重托,在南北两个战场与特大洪水殊死搏斗;战沙市,保武汉,救九江,守大庆,斗哈市,演出了今年抗洪抢险最动人的壮剧。”

这段描写,通过七字句、四字句、三字句的句式变化,节奏铿锵明快、气势磅礴有力,把官兵抗洪抢险的斗志豪情表现得淋漓尽致。[19]

情感真 语言真

情感真

真实是新闻自身的生命,中国史学上“不虚美,不隐恶”、“实录”、“信史”的精神,是新闻学习的楷模。事实真实性是新闻自身的属性,不应属于新闻的美学价值范畴。新闻作品的美,要以客观上的真实为存在的基础和条件。但若涉及到新闻美学上的“真”则应该指感情的真切。“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故强哭者虽悲不哀;强怒者虽严不威;强亲者虽笑不和。”(庄子《渔父》);明代美学家袁宏道明确地说:“吐之者不诚,则听之者不跃。”清人况周颐在《惠风・人间词话》中说:“真字是词骨。情真、景真,所作必佳,且易脱稿。”王国维在《人间词话》谈境界之元质中说:“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20]

记者采访时以情拆墙,写作时真情流露不矫饰。记者采访当中能够“移情”,和采访对象一样感同身受,达到心与心的沟通,情与情的交流;罗曼・罗兰说:“要散播阳光到别人心中,总是自己心里有。”只有记者先感动了自己,写出来的新闻才能感动读者,将同样真挚的感情用文章传达给读者,实现“采访对象――记者――读者”三者的同振共鸣。但事信胜于真情,作者甚至应该违背自己的情感倾向而尊重事实。因为,客观事实是新闻的第一性。题材的真实性、准确性“对于报纸就如贞操对于妇女一样重要”。

语言真

另外,在语言的不事雕琢(不是不用推敲)及质朴清新美的美学思想方面。韩非子主张天然本质的才是真正的美,“和氏之壁,不饰以五彩;隋侯之珠,不饰以银黄。” 元曲的语言以自然、本色、质朴取胜,王国维在论“境界之生命:真切自然”中说:“元曲之佳处何在?一言以蔽之,曰:自然而已矣。古今之大文学,无不以自然胜,而莫著于元曲。”“写情则沁人心脾,写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其口出。”[21]“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质朴美,新闻语言不像文学语言,更多的是讲求准确、简洁不应过多矫饰、拖沓。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广西边陲的一个村庄的乡亲们,从战场上运回烈士的遗体后,用冷水冲洗烈士身上的尘埃,让烈士干干净净地入殓。这时一位大娘见到了这种情形,就大声地呼叫:‘这样要感冒的’。” (《王朝闻谈新闻与美学》刊于《中国记者》1983年第三期)人民群众平白无华的一句话却把对解放军战士的热爱之情充分表达出来,感人涕下。这样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起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如古人王安石语的“看似平常最奇崛”及元好问的“豪华落尽见真淳”等都是“一语天然万古新”了。

情与理的关系

中国艺术非常讲究“情”,把“情”当作是艺术产生的源泉,艺术就是要表“情”。《礼记・乐记》说:“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情动于中而形于声,声成文,谓之音”。陆机《文赋》的“感物说”,“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刘勰在《文心雕龙・物色》中说:“岁有其物,物有其容;情以物迁,辞以情发。”人秉七情,感事物而发。情感受到客观外物的影响和制约,而在外物的触发下就会产生情感的触动,文章就会“发乎其不得不发”。这要求新闻记者如艺术家一样要在生活这一源泉里寻找创作素材。在写作前记者要有自己的体验,真正深入生活,亲历现场了解情况,不能在办公室里做文章,凭借一些书面资料或者电话等口头言语就动笔写稿。要通过采访深入地了解采访对象,从采访开始受人物事迹的感染而最后形之于笔端的,先“动身”后“动情”,否则情感就成了“无源之水”,这样写出的情感也才不会是无病呻吟,“为赋新词强说愁”。

白居易在《与元九书》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声,莫深乎义。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采访要以情动人,以情拆墙,写作要以情感人,以情直指人心。新闻采访是“处世穷理之学”(邵飘萍语),是处理与采访对象的关系的一门“学问”。而感情是连接记者与采访对象的一条线,在采访时以适当的共同情感作为开场的引子,就会很好地缩短两者之间的距离。感情同样是搭筑作品与读者的一座桥梁,读者在阅读一篇作品时,第一时间被打动的是情感,其次再是“理”与“义”。好的新闻作品就像好的艺术品一样能以真挚的情感感染人、打动人。

情感的真实,但要合乎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发乎情,止乎礼仪”;刘勰“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经正而后纬成,理定而后辞畅。”特别是在新闻评论写作中,作者更要在情感与公理中拿捏一个尺度。寓情于理,新闻评论是由作者直接站出来抒情,容易带上自己主观的感情色彩,其观点也是个人化,无个人不能木秀于林,鹤立鸡群,打出品牌;但新闻评论又是代社会立言的,它不是散文诗歌,带有自娱的特点,它是面向社会、公众的,它是一种“公论”,而不是“私语”,它的情感要能与公理找到契合点。中国老一代著名报人邵飘萍曾说:“新闻的灵魂应冷静活跃于理智之世界,而耕耘于世人感情之田亩。”(《新闻学总论》)“如果没有理智、没有冷静的思维,陷于‘世人感情之田亩’而不能自拔,记者就等于放弃了把握大局、指导社会的责任;如果过分理智化而不能‘耕耘于世人感情之田亩’,那也同样是违背新闻工作规律的,因为新闻工作毕竟不是稿科学研究,它是同有血有肉的人打交道的。” [22]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谈到诗人做诗时说:“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 [23]新闻记者也要“入乎其内”才能发出真情实感,“情真语切”;要“出乎其外”才能客观、冷静、理性地分析事件人物。“无情未必真豪杰”,只有辨证地处理好这一对矛盾,才能做好新闻工作。

优秀新闻作品《北约野蛮轰炸我驻南使馆》的作者,人民日报社记者吕岩松与死神擦肩而过,强忍着巨大的悲愤之情,撰写了这篇新闻报道。作品客观真实,准确无误地记录了北约用导弹轰炸我驻南使馆造成的惨状,“至少造成3人死亡,1人失踪,20多人受伤,馆舍严重毁坏”,“至少3枚导弹从不同方位直接命中我使馆大楼。导弹从主楼五层楼顶一直穿入地下室,使馆内浓烟滚滚,主楼附近的大使官邸的房顶也被掀落” [24]记者是通过这些惨不忍睹、触目惊心的详实观察与记录,传达出巨大的冲击力和震撼力而不是由记者直接站出来悲愤地抒情。文章最后也是引用南联盟外长的话以及中国在贝尔格莱德的华人游行这些客观事实来说明北约的不合人道,违背天理,隐含着作者的控诉之情,“言有尽而意无穷”。这样写就注意到了新闻的情感和客观事实的平衡,避免将自己的主观态度和情感强加于受众。

 

结论这篇论文是关于美学与新闻学的交叉研究。中国传统美学思想指导着艺术的创作,而新闻同样作为上层建筑及精神领域的一方面,在新闻的创作及美的内容上同样也受着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的影响。美学与新闻同样作为人文学科,同样传播着人文精神,将中国传统美学引入现代新闻领域,使传统的美学思想更有了它的现实意义,也为新闻研究提供了新的领域。而这一方面的研究目前还不是很多,可借鉴的论著也相对较少,但这样也为自己论述提供了更多的新创空间。

致谢语本文在选题、写作及修改时,承蒙易中天教授亲自指导并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及建议,在此谨致谢忱!

 

参考文献:

[1][2][3][11][13][17][19]李元授主编  季水河著.《新闻美学》[M].北京: 新华出版社, 2001年版,P3,P14,P16,P28-29,P34,P237,P195.

[4][7]成复旺.《中国传统美学与人》[J].人大复印资料,1990,4期:P37-44.

[5]郭绍虞.《中国历代文论选》一卷本[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

[6][9]成复旺.《中国古代的人学与美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1992年版.,P51,P59.

[8][14]彭朝丞.《获奖消息赏析》[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 2001年版,P31-32,P302.

[10]李泽厚.《美的历程》[M].广西: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P91.

[12][22]赵振祥.《新闻采访与写作美学讲座》[M].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1年版,P101,P122.

[15]宗白华.《美学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P68.

[16]徐明安.《传统美学观和现代文明》[J].人大复印资料,1990,1期:P11-18.

[20][21][23]王国维.《人间词话》[M].河南:河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P4,P14,P19.

[24]刘保全彭朝丞.《消息范文评析》[M].北京:新华出版社, 2001年,P18.

作品录入:xwzumx    责任编辑:xwzumx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