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中文系列讲座――西方传教士编撰的闽方言文献的挖掘与研究           ★★★ 【字体:
[本科毕业论文]略论庄子其人及其现代意义

  发布时间: 2011-11-18   信息员:    浏览次数: 1540

 

姓    名:黄杰星
学    院:人文学院
              系:中文系
专    业:汉语言文学
年    级:2000级
学    号:00011014
指导教师(校内):刘荣平       职称:副教授
指导老师(校外):             职称:

                            2004年5月20日

 

内容提要:

本文试图以比较感性的笔调对庄子人格进行一定的归纳,作者认为庄子是能继古守志之真性情人,不同于后世恃才傲物之类,在他的身上表现了一位得道之人的行为规范和传道精神。庄子的全部学说都能归结到人生上面,解行相应,所以畅行无碍,洒脱无痕。不把哲理变成教条,而将庄子做活泼的理解,扫除一些误解和主观的看法,则庄子的哲学其实是十分亲切的。但是长期来我们的教育中对这些内容不够敏感,造成了文化中的薄弱,这是有待补正的。

关键词:哲学家  绍述古人  漆园之哀怨    治心

 

 

  

A curt discussion of personality of Zhuangzi and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time

Abstract of content:This dissertation tries to conclude the personality of Zhuangzi by a certain extent with geist writing,the penster deem that Zhuangzi is a sincere man who could succed to ancientry and stick to his own ideal,is different from those men who defy the society at aftertime,he represents the conduct criterion and preach spirit of a sage.All of the lysenkoism of Zhuangzi could be sum up to life,his mentality and behavior are corresponding,forasmuch he could be very free and easy.Take a animated angle to look on Zhuangzi,and clean off some mistakes and subjective opinions,will find that the philosophy of Zhuangzi is quite geniality.Whereas for a long time our education is not sensitivity to these things,result in the given weakness of culture,which is need to be remedied.

Key word:philosopher   inherit and develop the ancients   the plaintive of qiyuan   rouse   rule one’s heart

 

 

 

  

 

  

目录

 

 

引言

……………………………………………………………………………5

一、         庄子之清傲,古今一体的磅礴气势,心行相应………5

二、         对庄子哲学在方法论的几个辩正…………………………6

三、         现代意义……………………………………………………8

附录:

    致谢语………………………………………………………………8

    参考书目……………………………………………………………8

    引用文献……………………………………………………………9

 

  

 

 

引言:

如果把中国文化比做一座巍峨的青山的话,道家的思想就有如无处不在的活泼流水,循行上下,将草木滋润得葱茏秀拔,又蒸为云气,缭绕盘旋,将它包裹在神秘、飘渺的气氛中,整个中国文化无处不看到道家文化的影响。道这个字可以说是中国文化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字,但只有道家才真正将它视为核心和唯一,而不是当成实现某种人类目的的凭借和方式,以此创造了世所难及的精深磅礴的思想学术体系,庄子的出现则开辟了一个崭新的局面。丰富的寓言故事使人对道家思想有了直观深入地体会,玄妙旷远的文字令人对于道家的境界有了更深的慕盼向往,后世作家几无有不受庄子之影响的。然而与庄子在中国文化中一直享有的崇高地位相比,由于两千年来社会体制的束缚和思想文化的变迁,对他的累积诸多误解恐怕是很不相宜的。

本文试从以下几个方面对之表述作者的个人观点:一、庄子的放旷乃真学者之清傲,其磅礴来自于古今一体,心行相应;二、对庄子哲学在方法论的几个辩正;三、现代意义,对一种学术的真正透彻理解,是任何时代的当前意义。

庄子以哲智成书,本无心于为文,而卒成千古之奇文。庄子的真正身份是一位独见独得的哲学家,如果不能理解到庄子文章中的哲理含义,那么对他的文章也就不会体会到什么真正的意味了,事实上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但是庄子的哲学清通锋锐,俗世中欲得保持本来不易,何况很多人正为庄子之言所中,道家学问十分广博,将庄子放在道家文化的整个体系中去理解庄子的意义,以免牵强附会,恐怕不是大多数儒生所能做到的。“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墟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且“非独耳目之有聋盲,知亦有之也。”

庄子的玄怪诡奇成了一道障碍,许多的学者不能理解,许多的人又根本把他排斥,荀子就称庄子滑稽乱俗,蔽于天而不知人,然而荀子却也不免被讥为“蔽于人而不知天” 。“大道以多歧亡羊,学者以多方丧生”,人生短暂,而彼此间距离又那么遥远,以至多少人死时不能无憾畅笑,难怪博如孔子犹道:“朝闻道,夕死可也。”真理无两可,学者当剖心相见。不能宽容地对待一切也就不能宽容地对待自己,于物于己于人俱能宽容,如其本然、本应然而然,则齐物,则游于无穷。观人能如观鱼濠上,能知其乐,能知其不乐,大道流行,无人不在化中,袖手而同天下,息心人我无别,何时人同此心?

学必定有源,庄子之学如黄河之水天上来,能穷本而得其初,不亦快哉?万物纷纷,各归其根,令万物归宗。百家莫不宗古为师,深浅不同,所得或偏,谁不期待得见上古之全。庄子的学问来源于对古人的绍述,这一点与儒家无异;庄子通书大量引用古人言论及事迹,用事实说话,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有道者的形象和他所想象出的浩淼广阔的意象,内篇中尤其如此,周回天地而不及己身,只有在外篇和杂篇中弟子与同门派者所写的文章中出现庄子本人的形象,此时则是对他所创造的精神的补充和生活化。《庄子》中的人物许多都是不知年代的上古之人,而上古之人所述又在不可纪的时空中,古今同,死生一,唯道是取。比如南伯子葵问女�从什么地方闻道,女�说:“闻诸副墨之子,副墨之子闻诸洛诵之孙,洛诵之孙闻之瞻明,瞻明闻之聂许,聂许闻之需役,需役闻之于讴,于讴闻之玄冥,玄冥闻之参寥,参寥闻之疑始。"这就很明显表明他是从古取法,力求本始的。“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韦氏得之,以挈天地;伏戏氏得之,以袭气母;维斗得之,终古不忒;日月得之,终古不息;勘坏得之,以袭昆仑;冯夷得之,以游大川;肩吾得之,以处大山;黄帝得之,以登云天;颛顼得之,以处玄宫;禺强得之,立乎北极;西王母得之,坐乎少广,莫知其始,莫知其终;彭祖得之,上及有虞,下及五伯;傅说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于列星。”洋洋洒洒,清清楚楚,乃深痛于彼小知即迷者。求知于千载之上者,有心于万年之下。庄子实际上是个苦口婆心,向人们传授真理的人,古人常有庄骚并论,屈大夫在诗中对于爱国救民之心一篇之中三致意焉,而庄子论道何尝不是反复赞叹,层出不穷,文心岂别有奥妙?庄子曰:“能体纯素,谓之真人”,如此之心变化无方,与众人心不同,两心各用其用,岂所得窥?诲者谆谆,听者渺渺常有。孔子有泰山其崩乎的慨叹,庄子《逍遥游》第三段即有“众人匹之,不亦悲乎”,焉知此言非慈目以视苍生?《应帝王》终篇又是“七日而混沌死”,以悲始,以死终,庄子日日为世人痛哭者乎?何其文汹涌壮阔,六合纵横古今平步,未舍此心?正如胡文英《庄子独见》中说的:“庄子最是深情,人第知三闾之哀怨,而漆园之哀怨有甚于三闾也。盖三闾之哀怨在一国,而漆园之哀怨在天下;三闾之哀怨在一时,而漆园之哀怨在万世。”

苏格拉底不是也让人觉得怪异奇特吗?古希腊许多哲学家疯疯颠颠,德谟克利特为了找到让自己心中平安的真理而让人以为发了疯。独立不改的追求在纷纭变易的世俗中总是显得怪异。称颂与非议总要并至。现在很流行将中国的人物与世界或者只是某个历史时段中的某个国家的名人相比附,中国的思想家文学家一个个被提出去,换个戏台扑点粉回来,就更像个人了。堂堂中华何必如此?哪有相同的英雄呢?我虽然总觉得这不伦不类,不过有时候倒是可以提高说服力。我们批评别人时实际常常冒着让自己糊涂一辈子的危险。观人类历史上,如此之人蔽野填途,可叹其有后凋于草木者。总之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

得意则忘形,这条道理适用于一切。“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万物得一以生”,又怎知天地非得意忘形,而成天成地乎?我等不知天之心地之意,亦何曾真正观天地之形。天何色?地何状?“天之苍苍,其正色邪?”鲲鹏一振翅即九万里,彼游于无穷,所谓天者,吾等囹圄中人之所谓。而我们见大地万物,究竟哪个是地,细究下去,就是土水金木火?但又哪个都不是。“(以)本为精,(以)物为粗”天凭其魂,地凭其魄,万物藏其精,非可以官知,只可以神会。天地之间,不知天地,此形躯犹不能忘,真蔽人也!

很多关于黄帝或者上古隐于道之士的记述,别的书中都没有出现,只能说的确是独得之秘。诸子百家书中都以古人做论据,则庄子之言应当是很有说服力的,《天下》篇中对各家的来源也说得非常清楚,而批评庄子的则只能讲些翻寻皮毛的话,对庄子思想的来源却并不清楚,对上古之有道者更是摸不到头脑,只好说句飘渺不可求矣。此等则不值得与之辩。庄子的言论从整体看起来似乎怪诞夸张,其实每段论述每个寓言都是由包含深刻道理的语句组成,几乎每一段中都留下了后世传诵的格言,而却说他所讲述的道理是荒诞不经,那是一种无从企及的浩叹吧。至于司马迁说他剽剥儒墨,对一个于学无所不窥的人来说,当然要剪裁他脑中的那个世界,来构成自己的材料,能批判转化从而证明自己的观点,才是一个思想流派的核心。这两个字未必寓有褒贬,仁者见之谓仁,智者见之谓智。儒墨有化天下之志,其学为庄子所得,实是乐事,而庄子使“当世宿学亦不能自解免”,则儒墨应多加一把劲,自不待言。儒墨以好学著称,剽窃之事,实在不好谁批评谁,几千年来都看得很清楚。

庄子中经常用排比的形式将世人的境界与圣人、真人相比较,使人高山仰止,反躬自省,比如“众人重利,廉士重名,贤士尚志,圣人贵精” “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徵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或如“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等等,上士闻之,必勤求不已。

故庄子的学说从自己的思辩和古人的实际言论中得到证明,因此在战国时代纷乱的思想界他就逍遥自是,不为人所动了。其言往而不反,鲲鹏之态也。曾巩曾说:读史记应三年不顾他书,专精致志,苏辙亦曾端居三年读孟子,庄子岂但文学而已,“捐天下,筑特室,席白茅,闲居三月”而后读之可也。

天地之间不过是一篇文章而已,人人都在尽力写出最优秀的段落。我等能读之,而觉大梦初醒,又慕作者之难,庄子是已。禅宗有一则著名故事,“师指庭前牡丹花曰:‘大夫!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陆罔测。” 朝鲜十六世纪的大理学家李珥曾说:“夫所谓真儒者,进则行道于一时,使斯民有熙皓之乐,退则垂教于万世,使学者得大寐之醒。” 可见人求学应当是以醒其梦寐,离开那种“其犹夜行”的状态为目的的。

庄子的学说平地峭拔千丈,实乃大风与夫青萍之末的差别,因此常人在一般的心态下读庄子,对许多精华内容会一眼看过,不加留意,或者感到与己无关,不加细究。而庄子中又有很大的部分是需要实践的。比如《人间世》中的“心斋”,《大宗师》中女�的外天下、外物、外生,《在宥》中黄帝见广成子的问道修行,或者《列子》中那样口无是非,心无利害,八年始得夫子一笑,更非常人所能。所以学者先在立志,世人守着自己的生活哲学自然无法与庄子意会于千载之下,首先必须有对道的至心追求,才能够有个“善哉问乎”,方能得授要言,而况尚有许多“有圣人之才而无圣人之道,有圣人之道而无圣人之才”的。虽然大道简易,竟是不能相亲,“百姓日用而不知”,“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又“吾所以有患,以吾有身,及吾无身,何患之有?”时间越近,学者大谈老庄,著书立说之时这样去试验过的人就越来越少,隔靴搔痒之论充斥耳目,那就不足为奇了。

下面就一些流行的论断讲讲作者本人的看法。中国常常喜欢将思想统一,历史本来提供了这个趋势和机会,但是实践中经常却并不相称。谬种流传之下仍然见到人云亦云。做学问应该像做卫生一样,把错的扔掉,把对的摆好,整治得清爽明净,达到精粹绵密,熔炼一炉,断其流弊之渐。可惜的是,旧的尚收拾未洽,后面问题生得更多了。因此忙来忙去,都是做重复劳动。岁岁年年人不同,但是年年岁岁花相似。老祖宗的遗产大家都有,易于为用,就一起来炒冷饭。世上本没有路,争着去炒饭的人多了,就成了路。

现今学者多称庄子不与统治者合作,并发展了避世的理论来达到精神的超脱,实际上在一个“其尘垢�糠,将犹陶铸尧舜者也”的人眼中,“孰肯以物为事!”又有谁值得他去厌恶与仇恨吗?道者处卑污而大尊贵,与天地精神相往来,视世间如同纷纷之尘,王者亦尘土,万民亦尘土,刘禹锡要往来无白丁,对庄子来说往来有帝王不一样很讨厌吗?后来研究者因为庄子牛神龟的比喻便断为鄙薄富贵,其实是见其外不得其内,强以己意附会,待得有“目击而道存”的际遇,“使人之意也消”,知道自己所学“直土梗而”时,又何足辩哉,那时就都“终日不言”了[21]。学者知天子之怒,不知士之怒,知士之怒,不知士之自失于大道也。笔削止于获麟,北人无择自投清泠之渊,其意弥天下,固知后世不可强说。

或说处于材与不材之间,是一种消极逃避,使人无用。庄子先有鲲鹏万里之志,方将九万里而培风,怎肯做无用之人?世无所得其用而已。藐姑射之山的神人“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此用岂不大?(后世许多人看到“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这句形容,就一直称这位神人为女神,这其实是见识狭窄,也不值得去笑了。)处材与不材之间,即是存而不用。或将大用,则“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高以下为基,深以浅为始,不能理解这样的境界,但是可以慢慢学。(本段中皆引自[22])

人定胜天。人如何定?“不以物易己”[22]。人能如此,而我不知其味,岂敢序于论列?子自谓胜天,但为物所害,则天将以物杀汝,汝如何胜天?此所以学不可以不交参共济也。两忘而化其道,则天人交相用,何胜之为?人即能胜天,不能使身长存,又有何用?不如乐天真。“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23]

商太宰见孔子曰:丘圣者欤?孔子曰:圣则丘何敢,然则丘博学多识者也。商太宰曰:三王圣者欤?孔子曰:三王善任智勇者,圣则丘弗知。 曰:五帝圣者欤?孔子曰:五帝善任仁义者,圣则丘弗知。曰:三皇圣者欤?孔子曰:三皇善任因时者,圣则丘弗知。商太宰大骇,曰: 然则孰者为圣?孔子动容有间,曰:西方之人,有圣者焉,不治而不乱,不言而自信,不化而自行,荡荡乎民无能名焉。丘疑其为圣。弗知真为圣欤?真不圣欤?商太宰嘿然心计曰:孔丘欺我哉![24]《列子》中立论读起来比庄子容易接受得多,比如这段;但商太宰大骇时我们也早动容有间了。何必多言?一笑可以莫逆,则知天地间无处非我胸中意。

有易于内者无难于外! [25]

其实并无所谓精华与糟粕,当对精华误解以后就出现了糟粕。“且有真人而后有真知”。文化属于上层建筑,决定于经济基础,我们最熟悉的三千年文明史中虽然经过几种社会制度的变迁,但是精神的脉络却是一贯的,今人何异古人?打回上古,我们仍然生活和思考,思考和生活。所以文化的发展不外乎吸收以前的成就,又来解决现在的问题,以此来发展新的文化。经济的社会的基础没有发生变动,产生新的理论与文化是不可能的,而如果这种变动其实是一种脱轨,一种躁动,那么在解决问题之后文化实际上没有发展,人类不断地在自己的生活中违背自己的文化,然后再用文化来将它解决。不过是回复到原来的水平,这样只有比原来更不如。只要看看现在的学术,而几百年来各个国家,从一种社会制度进入另一种社会制度时产生的大破坏,恢复起来时已经没有良好的基础以供发展了,各国能够将现在的文化建立在本国历史文化传统的良好基础上有几个?恐怕只好说没有。而且还有许多古国是要靠外人来帮它挖掘整理文化,实际上就还是在混乱之中。此特例举而已。如果三千五千年前人类的文化处在少年或者青年期,那么在我们或许将原来文化养料完全吸收的假设一百年后,我们的文化算是几岁呢?所以人类的文化始终都是十几二十岁,就像跌跌撞撞流浪的孩子,尽管也会沉厚和粗壮,终究先天有余,后天不足,未经成熟,倒有个沧桑的外表。

道不行则用德,德不行则用势,势不行则用术,术不行则用智,智不行则用力,天下大乱矣。儒谓复性,道求全真,不谋而合,实际上是同源异流。人只是哲学立论的最低起点,首先去做个完全的人吧。

    以接舆之狂,孔子还那么重视他的话,我又何人?中国之文化环环相扣,温温然流行无间,故生在中国,执着门阀之见,是己非人,主观臆断,妄生黑白,得者心如明镜,照之不值一哂。人常有到老方如梦初醒之叹,便在此处了。必得之于心,验之于行,而后敢放天下。

孔子晚而喜易,直说加我数年;“行年六十而五十九年化”[26],“蘧伯玉年五十知四十九年非”。[27]人生刻刻处处,与天地宇宙相往还,今观己身如此,知我之过不可胜记。临深渊,履薄冰,吾谁与归?

圣人以其道治心,以其余绪治天下,是道不能治心,仅足以治天下,是为道之余滓矣[28]。

明代憨山大师说:不读春秋不能知世,不读老庄不能忘世,不修禅定不能出世。[29]庄子以世间人之学为秕糠,第一篇《逍遥游》中即说:是其尘垢�糠,将犹陶铸尧舜者也,而东晋慧远公故少��生时,博�六�尤善�老。性度弘博��朗拔。�宿儒英�莫不服其深致,在听道安法师讲《般若经》后,豁然而悟,乃�曰,儒道九流皆糠秕耳。[30]山外山,人上人,学固不可以已乎!

 

致谢语:这篇论文的提交,要对我的论文指导老师刘荣平老师及本系古典文学教研室的老师们的指导表示感谢。

 

参考书目:

《老子 庄子 列子》 长沙:岳麓书社 1989年版.

《史记 老庄申韩列传》 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 1994年版.

《庄子独见》 胡文英著  清乾隆三多�刻本.

《回归自然道家的主调与变奏》 冯达文著  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

《庄子与中国文化》黄山文化书院编  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引用文献:

《庄子 秋水》

《庄子 逍遥游》

《荀子 解蔽》

《列子 说符》

论语 里仁》

《庄子 大宗师》

《庄子 大宗师》

《庄子 刻意》

《老子》

《庄子 天下》

《史记 老庄申韩列传》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 1994年版.

《庄子 刻意》

《庄子 逍遥游》

《庄子 逍遥游》

《庄子 在宥》

《五灯会元》(宋)普济 北京:中华书局,1994年版.

《立言垂教:李珥哲学精神》 张敏著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 .

《庄子 大宗师》

《老子》

《庄子 逍遥游》

[21]《庄子 田子方》

[22]《庄子徐无鬼》

[23]《庄子 大宗师》

[24]《列子 仲尼》

[25]《列子 仲尼》

[26]《庄子 寓言》

[27]《淮南子 原道》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1995年版.

[28]《湛然居士集》(元)耶律楚材著 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

[29]《憨山年谱》 (明)憨山大师.

[30]《梁高僧传》 梁(释)慧 皎撰 北京:中华书局,1992年版.

 

注:以上所引的《老子》《庄子》《列子》原文皆出自《老子 庄子 列子》 长沙:岳麓书社 1989年版.

 

作品录入:xwzumx    责任编辑:xwzumx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