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中文系列讲座――西方传教士编撰的闽方言文献的挖掘与研究           ★★★ 【字体:
[本科毕业论文]语言的超越 主体的对话 ――文学语言主体间性刍议

  发布时间: 2011-11-18   信息员:    浏览次数: 711

 

姓    名:王伟

学    院:人文学院

系:中文系

专    业:汉语言文学

年    级:2000级

学    号:00011030

指导教师(校内):杨春时         职称:教授

指导教师(校外):               职称:

 

                                 2004年5月20日

 

 

[摘要]本文从现代语言学、解释学出发,以主体间性理论为指导,考察文学语言。我们认为,语言的本质是交谈对话,即主体与主体在交往使用中存在,是有生命的存在。现实语言是异化的语言,文学语言回归语言的本质。文学语言使日常语言成为“谈话的语言”,即只在使用中存在的语言。文学语言只存在于真正交往(主体间性)中,这是其与日常语言最大的区别之所在。文学语言是一种诗性语言,是自我主体和世界主体平等对话、和谐交往、诉诸体验理解的存在,是主体间性的充分实现。此外,文学语言克服现实语言的主客分裂对立,能指与所指同一,认知与意向同一,从而达到主客同一的境界。

引言说明用主体间性理论研究文学语言的必要性、可行性。第一章通过梳理西方文论的主体间性转向,语言论转向,引出文学语言的主体间性含义。第二章通过深入分析,原始语言作为人神的遭遇方式,现实语言是建立在主客二分基础上的理智的、自觉的符号,指出文学语言的主体间性是源于对原始语言的继承,对现实语言的超越。第三章则指出文学语言是对语言本质的回归,并动态描述交谈实现过程。最后则结合文学创作经验,进一步考察文学语言主体间性的具体生成。

 

[关键词]:主体性;  主体间性;  对话;  文学语言


The inter-subjectivity of literary language

Abstract: With the guard of inter-subjectivity, the thesis sets out from modern linguistics and hermeneutics, and concludes the property of literary language. We believe that the essence of language is communication and dialogue. The literary language comes back home. The greatest difference between it and actual language is that the literary language only exists on communication. That is to say, it is only on inter-subjectivity. Literary language is beyond the limitation of actual language. It is the integration of knowledge and disposition, of signifier and significant, of object and subject. Literary language is poetic language. It is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different subjects, and the dialogue and communication between self-subject and world-subject, and thus as the realization of inter-subjectivity.

The preface part introduces the possibility and necessity on linguistic studies, with the guard of inter-subjectivity theory. The first part describes the linguistic turn,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inter-subjectivity and then demonstrates the meaning of literary language. The second part points out that literary language is the heritage of primitive symbol, the transcendence of actual language. This judgment is based on the comparison between primitive symbol and actual language .The third part points out that the literary language is the return of the essence of language. Lastly it describes the production of intersubjectivity of literary language ,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creation.

 

Key words: subjectivity; inter-subjectivity; dialogue; poetic language

目录

 

 

引言…………………………………………………………………………………(5)

第一章文学语言主体间性的意义…………………………………………………(6)

第一节问题的缘起………………………………………………………………(6)

第二节文学语言主体间性的含义 ………………………………………………(7)

第二章文学语言主体间性探寻……………………………………………………(8)

第一节原始语言天人合一的存在……………………………………………… (8)

第二节现实语言主客二分的存在……………………………………………… (8 )

第三节文学语言主客同一的存在……………………………………………… (9)

第三章文学语言主体间性的复归  …………………………………………………(11)

第一节语言本质的回归…………………………………………………………(11)

第二节交谈实现过程的动态描述………………………………………………(11)

第四章主体间性生成的思考………………………………………………………(13)

结论…………………………………………………………………………………(15)

致谢语………………………………………………………………………………(16)

 


 

引言

 

当今中国文艺理论正经历着从主体性向主体间性转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确立的文学主体性,曾经推动中国文艺理论的极大发展,但因其古典性质,使之难以进入现代文论的核心领域。与之相反,主体间性文论突破传统认识论的局限,不是把文学看作主体对客体的征服,而是看成主体间的共在,是自我主体与世界主体的对话交往,是对自我与他人的认同,因而是自由的生存方式和对存在意义的体验。

本文就是以具有本体论性质的主体间性理论为指导,在新的基础上,力图从更高点审视,从更深处剖析文学语言的性质。我们认为:语言的本质是交谈对话,即主体与主体在交往使用中存在,是有生命的存在。现实语言是异化的语言,文学语言回归语言的本质。文学语言使日常语言成为“谈话的语言”,即只在使用中存在的语言。文学语言只存在于真正交往(主体间性)中,这是其与日常语言最大的区别之所在。文学语言是一种诗性语言,是自我主体和世界主体平等对话、和谐交往、诉诸体验理解的存在,是主体间性的充分实现。此外,文学语言克服现实语言的主客分裂对立,能指与所指同一,认知与意向同一,从而达到主客同一的境界。

 

 

 

 

 

 

 

 

 

 

 


第一章  文学语言主体间性的意义

 

 

一问题的缘起

 

纵观二十世纪西方人文思潮的走向,概括起来就是从“主体性”(subjectivity)到“主体间性”intersubjectivity、从认识论(epistemology)到语言学(linguistics)的转型。众多流派纷纷选择语言为突破口,对人类在语言中的历史存在投以极大的热情,以生存体验和意义的解释展开存在本体论(ontology)的探寻,以打破固有的主客二分的目的论认识论。本文首先对这条线索进行一番简单的回顾。

胡塞尔为摆脱先验主体的唯我论倾向,最早提出“主体间性”概念,并指出描述与解释在个体意识之间可相互转化为交互主体性。遗憾的是,受其先验主体性框架的束缚,他仍然没有在本体论意义上建立主体间性。

胡塞尔的学生海德格尔对主体性进行卓越而有力的批判。他终结认识论美学,把审美作为“此在”的一种方式即“诗性的生存方式”,特别在后期提出“天地神人四方游戏”说,克服主体性的片面性,进入主体间性的存在论。

伽达默尔则进一步实践海德格尔的思想,系统地建构体验、理解、阐释的理论,特别是体现解释活动的主体间性,把解释活动看作自我主体与文本主体之间的“本原的对话形式”和“视域融合”。伽达默尔认为,过去的文本或传统远不是一个客体,是我――你对话中的“你” 。“流传物并不是一种我们通过经验所认识和支配的事件,而是语言,也就是说,流传物像一个你那样自行讲话。一个你不是对象,而是我们发生的关系。……流传物是一个真正的交往伙伴,我们与它的伙伴关系,正如‘我’和‘你’的关系。”[1(460)

此外,巴赫金对话理论也是对主体间性的补充。巴赫金认为:对话是“主体――主体”之间的相互作用,是主体间的理解行为,是一种“多声部”的,“全面对话”的存在。根据他的“全面对话,读者解读文本是对话式的,这种方式不是把作品及其人物当成客体,而是当作另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平等的主体,与之进行对话。这一对话原则是“对世界进行艺术观察的原则,构筑小说的语言的整体原则。”[2(3235)他进一步明确,对话是艺术世界中各种关系间的普遍存在的特征。基于对对话本质的探索,他还发现对话的三个基本特征:未完成性、开放性、语言性。

值得一提的是,主体间性作为哈贝马斯对话交往理论的核心范畴,深入到本体层次。他用交流与对话展示新理性图景,在他看来,人类的交往之所以可能,是由于彼此之间的言语行为是有效的,或者说是可以理解的。这种有效性的真正基础是“通过语言建立的主体间性结构――该结构能在与基本言语行为的关联中,接受标准化检验――乃是社会系统与个体系统的条件。”[3(P101102)换而言之,“交往性行为是定向于主体间地遵循与相互期望相联系地规范。”[3](P121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把主体间性明确界定为自我主体――世界主体之间的体验理解、平等对话关系,从而为在理论层面上明晰文学语言主体间性的含义打开方便之门。

 

二文学语言的主体间性含义

 

如前所述,具有本体论性质的主体间性理论为文艺理论提供崭新的哲学范式和方法论原则,从而在新的基础上揭示文学语言的性质。我认为,文学语言的主体间性具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含义。

首先,文学语言是对象主体与自我主体间和谐共处,自由交往的中介桥梁,是主体间的存在,从而确证文学活动是本真的(自由)生存方式。事实上,对文学语言的体验过程,就是一个由主体性到主体间性的转换过程,也就是主体性被克服和超越的过程。

其次,文学语言并不是孤立的主体的“独白”活动,而是主体与主体之间的对话活动;文学语言不仅具有个性化意义,还具有主体间性的普遍意义,这就确证文学语言是自由个性的创造,具有开放性的、主体间的体验活动。文学语言呈现(aufweisen)的自我不是孤立的主体,而是共在的自我。自我必然与他者进行文学经验的交流、沟通,从而形成共识(共同的审美理想和审美规范)作为自我的前理解,参与当下的对话活动。文学语言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包含着个体性与社会性,而且消解二者的对立,达到二者的同一。

最后,文学活动是精神现象,属于人文学科研究对象;文学通过主体间的体验,超越现实,达到对生存意义的领悟。在对文学语言的体验中,把人当作对象,沟通自我与他者(others),充分实现对人的理解。值得注意,对文学语言的理解不仅是对对象主体的理解,同时也是对自我主体的理解。


 

第二章  文学语言“主体间性”的探寻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研究文学活动的主体间性,终究要归结到对文学语言的主体间性的考察。众所周知,文学语言是以原始语言为原型,以现实语言为基础,因而有必要先分析一下原始语言和现实语言,进而通过比较以初步确证文学语言的主体间性。

 

一原始语言天人合一的存在

 

原始时代,人与世界同一,自然并非死寂的客体,而是有生命、有灵性的主体,与人可以充分沟通融合、交往感应。在这种天人合一的大背景下,原始语言是作为沟通人与神的手段而存在。原始语言的原初主体间性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原始语言作为原始意象(primordial images)的符号,能指(significant)和所指(signifier)同一,指称(denotation)和含义(connotation)并未分离。比如“虎”这个符号(symbol),作为原始符号(无论是原始语言,还是原始图画,甚至是虎的形象)只是原始人要狩猎的一只虎,本身就有魔力,因而与真实等同,没有能指与所指、指称与涵义的区分,只是一种原始意象的存在。

还有,原始语言没有认知符号与意向符号的区分,没有客观的语言描绘,带有强烈的主观态度,具有混融性。这就是说,原始人类不能理智的分析、判断事物,而总是以强烈的情感体验把握世界,对其而言,世界的客观属性与价值属性是充分同一的。所以在原始语言中,无论是巫术礼仪,还是神话传说,都既是对世界本质理解,又是情感意志的体验。

此外,原始语言具有巫术魔力,使人失去理智(intellect),陷于迷狂(madness)。传说上古时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就是对原始符号的魔力的神话表述。原始语言具有神奇的魔法,能产生超自然的效果,主体在它面前失去理智,陷入迷狂,被其俘虏。

总之,原始语言以其非自觉性使人迷失于原始语言的神秘世界中,丧失自我意识浑然不觉。原始语言的功用不是导致对客观世界和主体价值的现实把握,而是消除世界对于人的外在性,沟通“天”与“人”,或者“人”与“神”之间的关系,创造一个可以容纳人的主体间性的世界。


    二现实语言主客二分的存在

 

随着人主体意识的萌动,历史进入文明时代,现实语言取代原始语言,伴随主客二分的确立,主体间性逐渐隐退。

首先,现实语言是理智、自觉的符号,区分语言自身与其所指向的事物,即能指与所指、指称(外延)和含义(内涵)相分离。还是以“虎”为例,这里语词和实体相分离,并且有外延和指称,包括各种虎的种类,比如公虎母虎、大虎小虎、华南虎东北虎等等。这实际上就是把语言从意义世界分离出来,独立进行技术操作,无可避免的产生主体与客体的紧张对立,工具性、外在性使世界与主体分离。现实语言使人与世界陌生化,世界异化为一个强大的外在的异己力量,原初时代和谐的亲近感丧失殆尽,同时也造成实体(entity)这一不真实的概念。彻底克服这种疏远化,就必须克服现实语言的外在性、工具性,建立一个主体间性的审美世界,而这有赖于超越现实语言的艺术语言。

其次,现实语言的主客对立还表现在,现实语言是认知(knowledge)与意向(disposition)分离的语言,有客观的事实描述与主观的情感表达两种叙述方式,如科学语言和意识形态语言,就分别从属针对真伪的事实陈述,和关于是非善恶的表达,二者是明显对立。众所周知,科学语言是知性认识的载体,必须排除情感意志的干扰,诉诸理智的精确分析,必须纳入概念(conception)陈述的体系,具有片面的客观性(objectivity);而意识形态语言则是知性意向的载体,归于价值判断(value judgment)的范畴,具有片面的主观性(subjectivity)。应该承认,现实语言认知方面与意向方面的分裂,为人类客观地认知和改造世界提供锐利的武器,但也因此埋下将世界二重化的残酷后果。一个是冷漠无情、与人对立的客观世界,一个是与客观世界相对立的主观需求的世界。实际上世界的认知判断与主体的价值判断多半是背道而驰,往往并不一致,这是主客体分裂的内化。正因如此,二者都是有限的、封闭的,不能完整的把握世界,展现存在意义。人类要返回“主体间性”的本然状态,就必须克服认知语言与意向语言的分离。

总之,现实语言是工具性的语言,命名就是把世界客体化,视之为外在的异己的客体对象,从而剥夺世界作为权利主体的身份。在使用现实语言的过程中,世界被概念化、抽象化主体与主体间的关系异化为主客关系,原初的主体间的交流让位于冷冰冰的认知和操作。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语言演变为一种权力,话语(discourse)背后是权力的运作,语言暴力将人与世界都物化,否定主体的本质。

三文学语言主客同一的存在

 

如前所述,现实语言造成人与世界的“隔”,但文学语言却可以穿透这堵墙,达到“不隔”。以下,我们就从对原始语言结构的继承性出发,初步论述文学语言的主体间性。

首先,文学语言继承原始语言的能指与所指同一的特性,文学语言就是存在本身,就是世界的表现方式。众所周知,文学语言克服现实语言的能指与所指、指称与含义的分离,内容与形式断裂,融合为完整的审美意象。而意象imagine既不是客观的,也不是主观的,而是主客不分,物我同一的审美现象,是主体间性的存在。文学语言创造一个审美乌托邦,使主体丧失自我意识和对象意识。比如《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就是我们所真实地理解的林黛玉。文学语言的形式就是内容,内容就是形式,所以文学语言的能指和所指是同一的,即文学语言与其所指向的事物是一致的,也即文学语言作为意象符号,并不指代外在事物,仅指称自身。具体来讲,叙事文学用语言虚构社会生活,但却与现实并没有一一对应关系。抒情文学用诗性语言表达超越现实的审美情感,也不指称外物,即使那些假借写景、状物抒情的诗歌也不以描摹景物为宗旨,那只不过是吟咏性情的手段而已。总之,文学语言没有实在的指称,惟有审美含义存焉。同样文学语言所呈现的世界,是超越现实主客二分的,达到物我同一的审美意象,审美意象没有外延,不是抽象的概念,是充分实现主体间性的。

还有,文学语言继承原始语言的混融性,恢复认知与意向的同一性。文学语言克服这种分裂,既有认知功能,认识客观现实,领悟人生真谛;又有意向性,表达主观情感,追求生存价值。文学语言不是冷冰冰的客观符号,而是带有强烈情感的人化的符号。而且在审美意义的高度上,把生存的本质和生存的价值变成统一的生存意义问题,既是审美认识,也是审美情感,审美意识是知情合一的。文学语言,无论是在叙事文学还是抒情文学,都超越现实认知性的科学语言、意向性的意识形态教条的分裂对立,达到主客同一,升华至天人合一的境界,也即主体间性的境界。在对文学语言的体验中,主体没入文学语言中,文学语言获得生命,克服自我与语言世界的对立,文学语言既揭示世界的本质,又敞开存在的价值,从而消除主客对立,实现主体间性。

此外,文学语言也继承原始语言的幻象性,操纵人的理智,使主体丧失独立性,这一点至关重要,将在下面详加论述。我们认为,文学语言充分释放语言的原始魔力,以审美的魅力使人失去理智,进入超常的高峰体验(peak  experience)。接受主体与文本(对象主体)进行对话的时候,语言已经不是僵硬的符号,而是活生生的另一个主体,并且把自我主体摄入其中。这就说,自我与文本不是现实的主客关系,二者的隔膜被消解,语言不再是外在于人的冷冰冰的符号,而成为人的“无机的身体”,成为充分人化的对象。

最后,文学语言展示的世界不是死寂的世界,而是有生命的世界,所以文学语言是有生命的符号,具有动人心魄的情感力量。这种感染力不仅是难以抗拒的,更是突破理智的防线,充分释放人的深层心理能量(集体无意识),因而是“共通感”,具有超个体的、主体间的性质。在这本真的存在中,是在更高水平上恢复人与世界的同一,让世界重新拥有生命和灵性,成为与人交往对话,沟通融合的另一个主体。这就是马丁・布伯所言的“我”与“你”的关系,也是大卫・雷・格里芬说的“世界的返魅”。


 

第三章  文学语言主体间性的复归

 

 

一语言本质的回归

 

以上我们分别描述了原始语言、现实语言、文学语言的特征,并作简单的比较,那么语言的本质是什么?我们认为,语言是主体与主体交往使用中存在。对此,加达默尔有过精彩的论述,他认为,“语言只有在谈话中,也就是在相互理解的实行中才有其根本的存在”,“相互理解是一种生活过程,在这种生活过程中生活着一个生命共同体”,“人类的语言就‘世界’可以在语言性的相互理解中显现出来而言,必须被认作一种特别的、独特的生活过程。语言性的相互理解把它的论题放到相互理解的人面前,就像党派之间的争论对象被置于它们之间一样。世界是这样一种共同性的东西,它不代表任何一方,只代表大家接受的共同基地,这种基地把所有相互说话的人连接在一起。一切人类生活共同体的形式都是语言共同体的形式,甚至可以说:它构成语言。因为语言按其本质乃是谈话的语言。它只有通过相互理解的过程才能构成自己的现实性。因此,语言决不仅仅是达到相互理解的手段。”[1](第570页)总之,语言在使用中存在,即主体间性的存在。

我们认为,文学语言正是对语言本质的回归,即文学语言在主体与主体交往使用(谈话)中存在,是活的语言,不是静止的存在。无论是文学语言的创造,还是文学语言的鉴赏,都是主体间的体验理解活动,不是把自己纳入他者的语言中,而是双方在语言中取得一致。如作者并不迁就现实的意识形态话语,读者也不屈从于作者的语言描述。这就是说,文学语言是一种真正称得上对话的谈话,在这里,不是对话的参加者引导谈话,而是对话本身引导谈话者。对话者谁都不可能事先知道谈话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如作者不明晰笔下的故事最终将引向何方。一方面,双方都考虑对方,让对方的观点发生作用,这是对话的取得成功的基础,如作者无可避免受现实话语体系的影响,读者受文本所运载的思想的感染。但另一方面并不是把对方的观点放回到对方自身之中,而是将之纳入自己的观点和思想框架之中,因而“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林黛玉”。这实际上是既坚持自己的理由,又考虑对方的根据,从而从一种并非任意的观点交换中,达到一种共同语言和共同意见,如林黛玉总是忧郁羸弱、多愁善感。

 

二交谈实现过程的动态描述

 

文学语言是如何实现这种对话性(交谈)的呢?以下就是对这一问题的动态考察。

我们认为,世界主体作为文本一,向创作主体敞开,希冀他的艺术发现与审美把握。创作主体的描述和解释,正是对话交往、体验理解这一“同质同步,双向逆反”动态过程的起点。创作主体的艺术使命就是把世界的现象“符号”转化为文学语言系统。当然这一转化(变形)导致文本二对文本一的替代。至此,创作主体的任务算告一段落,但是文学语言并未最终完成。[7](参见诗性话语部分)

为什么?因为作为人造物的作品和审美对象的作品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只有当作品(文学语言的织体)为接受主体所欣赏,即与接受主体建立起意向性关系,才从人造物转变为主体的审美对象。

如前所述,文学语言的本质是一种“听――说”关系(海德格尔),或“问――答”关系(伽达默尔)。任何文本一旦被创作主体建构出来,就是作为“说”,等着接受主体去“倾听”(listening);作为“问”,等着接受主体去“答”,这便是现象学美学的代表人物英伽登所言的“召唤结构”。正如英国学者斯温伍德所言:“语言本质上是社会和历史的:词语是通过在具体的社会背景中的充实而具有意义的。语言假定了与实体化和物化力量相对立的积极主体之间开放性交往模式。就像主体――自身一样,语言是未完成的。”可见,语言要充实在具体社会背景中才有意义,而这种充实是由处在特定语境(文化空间)的接受主体来实现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文学语言作为一种积极“主体之间开放性的交往模式”。[7](同上)

“创作主体完成的文本二期待着接受主体去进行新的解码。解码就是接受主体对文本二的再描述和再解释,而接受主体对文本二的描述和解释便又构成文本三。在这种交往对话、体验理解的过程中,接受主体(包括普通读者和职业批评家)行动与创作主体的行动相似,但绝非机械重复。作为集第一解码主体和编码主体于一身的创作主体而言,对世界主体(文本一),进行描述和解释生成文本二;而作为第二解码主体的接受主体,则对创作主体的描述和解释,进行再描述和再解释生成文本三。借用保罗・利科的话说,创作主体的工作是‘再认识而不是认识’,而我们可以进一步指出,接受主体的任务是对‘再认识’的‘再认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确证文学语言是主体与主体间的关系。”[7](同上)


 

第四章  主体间性生成的思考

 

 

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知道,主体间性的文学语言是建立在对原始语言的承继,对现实语言的超越,对语言本质的复归之上的。但我们不能仅满足于逻辑上的演绎,而必须结合文学经验,对文学语言主体间性的生成做出具体的、更深层次的描述。

我们认为,文学语言与日常语言的区别在于,前者只存在于真正交往(主体间性)中。因而文学语言必须使日常语言成为“谈话的语言”。

文学语言要充分实现主体间性,首先必须克服现实语言的外在性、理智性,使主体丧失独立性。能否作到这一点至关重要,如前所述,现实语言之所以有主客分离,归根结底就是因为现实语言受自觉意识的支配,从而导致对象具有外在异己性。文学语言要克服主客对立,恢复同一性,必然要先放逐理智,使主体陷入迷狂状态,即主体丧失独立性。为了作更充分的论述,我们不妨借用加达默尔“语言游戏”概念说明之。他认为,“所谓‘游戏’,既不是指做游戏的主体的‘态度’,也不是指做游戏的主体的‘精神状态’。相反,毋宁说,是事情的真相。当沉浸于做游戏中时,也就是‘忘却自我’的时候,‘游戏’就作为主体而出现了。诚然,如果没有游戏者的话,那么游戏根本就不存在。但是,当游戏者沉浸于做游戏中的时候,就会被游戏所左右。在游戏中,游戏者失去自我,因而,游戏作为主体而出现。或者说,游戏出现于游戏者中。”【1】(参见第一部分)

据此,我们可做如下理解:游戏是文学语言的存在方式,或者说文学语言具有游戏的“自我表现,自为主体,自以为是,自我运动,自己引人关注和受人欣赏”的特性。文学语言就如同“游戏”,放逐外在参与的严肃性,表现自我,消除紧张。人情不自禁将自我投入文学语言的游戏之中,远离直接的功利interest、没有明确的目的,是一种循环往复、契入生命底层、无目的的自由运动。主体在迷狂之中,将自我即自我表现作为游戏(sprachspiel)的组成部分,与之融成一体。注意,主体如果不能进入这一境界,游戏就无疑等于宣告失败。这表面上似乎是取消主体性,实际上正是充分实现主体间性。比如创作主体在书写的游戏和对游戏的书写中,如果 “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迟迟进入不了游戏,总是希冀赋予笔下的语言以伟大的使命和神圣的职责,即过于介入文本(text)的人或物,那就丧失文学语言的游戏本质,单纯成为主体精神的传声筒,当然更谈不上对话。总之,文学语言因其游戏性而引人注目,既不是也无须自我封闭,而是向人敞开、对外开放,即将人和对象一同卷入游戏进程之中。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认为文学语言为交谈而存在,“尽管没有一个人只是在倾听或观赏地存在在那里”。【1】(第46页)

其次,文学语言还必须穿透现实语言的抽象性、工具性,惟其如此,语言才有活力,才能真正诉诸体验理解,达到充分个性化,这是进入主体间性澄明之境的必由之路。顺便指出,要实现这一点,同样有赖于文学语言的“游戏性”转换。因为正是人(主体)的理智才将语言异化为工具使用,才衍生出语言的抽象性。由于前文对此已经作充分讨论,在此不再赘述,这里只着重从技术层面进行分析。

我们认为,文学语言是涵义的释放(discharge),因而是充分实现主体间性的语言。文学语言不是表达一般的概念,而是传达主体间的生存体验。而主体间的生存体验又是独特的、个性化(individualization)的、不可重复的,只能用文学语言这种“充分实现主体间性”的语言来表达。在文学语言中,主体间的感性经验和个别情感没有被过滤掉,没有异化为一般的意识形态,保留鲜活的独特性。也就是说,在这个过程中,日常语言原有的工具性、抽象性大大弱化了。因此每一部文学作品都是特殊的意象世界,而不是一般的意义世界。

文学语言的充分个体性还蕴涵着多义性,惟有多义共生,才有主体间交谈的必要。比如在诗歌语言中,“语言不再是通过它们的相互作用,构建单独一种意义系统,而是同时构建好几种意义系统。从这里就导出同一首诗的几种释读的可能性。”[4(P221P222)也正因如此,利科认为,隐喻(metaphor)、象征(symbol)在诗歌语言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每一个隐喻都是一首微型诗,而一首诗则是一个巨大的、持久的、连续的隐喻。象征同隐喻一样,也是一个具有双重意义的表达式,因而都与“解释”这个概念相互关联。哪里有多种意义,哪里就需要解释。解释的任务就在于揭示隐蔽在字面意义后面的意义,显示出意义(meaning)的各个层次。

当然多义性也等同于未完成性和全面开放性,如前所述,二者正是主体间性的重要表征。伽达默尔就一针见血的指出,“在人类行为中最重要的东西乃是真正把‘你’作为‘你’来经验,也就是说,不要忽视他的要求,并听取他对我们所说的东西。开放性就是为了这一点。但是,这种开放性最终不只是为我们要听取其讲话的这个人而存在。而情况是这样,谁想听取什么,谁就彻底是开放的。如果没有这样一种彼此的开放性,就不能有真正的联系。彼此相互隶属总同时意指彼此能够相互听取。”[3](P464

此外,我们还注意到文学作品往往不按常规地使用语言,而是通过文学修辞手法(如比喻、象征、夸张、拟人、反讽、含混、通感等),使现实语言发生语义畸变,从而偏离常规意义,达到更好地消解现实语言的工具性、凝固性、概念化,为实现更好的交谈创造条件。再有,文学语言在不同程度上也偏离现实语言的语法规则,重建自己的内涵语法和纵向聚合关系(paradigmatic),形成意象群,构筑整体性,从而也为“主体间性”的生成暗含了空间。

总而言之,文学语言是作为一种诗性的、审美语言而存在的,不仅是对原始语言的继承,更是对现实语言的特殊组织,从而回归语言的交谈本质。换言之,文学语言虽然是由现实语言构成的,但已经升华成不同于现实语言的另一种语言,继承原始语言的魔力,克服语言的异化,消融现实语言的理智性、外在性,穿透现实语言的凝固性、工具性,超越现实语言的抽象性、有限性,生成审美魅力,充分沟通人与人、人与世界,演变为自由的符号,从而确证文学语言的充分主体间性。


 

结论

 

综上所述,文学语言是充分实现主体间性的语言。

语言充当自我主体与对象主体之间的中介桥梁,而具有两重性:语言从本质上说是主体间性存在的领域,把人与人之间沟通起来,使主体间性的生成成为可能,同时语言又是主体间性的障碍。

日常语言是公共意义体系,先天具有抽象性、工具性,使思想凝固化、标准化,因此只适用于对客体的认知和片面主体间的交往。换言之,作为现实符号的日常语言,充当主体间的交流的中介是不澄明的,把主体间的关系异化为主客关系,因而不能充分地实现主体间性。这就是造成语言既是“存在的寓所”又是“存在的牢房”二律悖反(antinomy)的根源。

文学语言不同于侧重工具性的科学语言,也不同于功利性强的日常语言,而是真正主体间交流的澄明的语言。文学语言把日常语言变形,以具象的描绘克服语言的抽象性,以内涵的充分释放突破语言的实用工具性,成为有生命的、充分高扬主体性的自由符号,从而消除主体间交流的障碍。[7]

在文学活动中,我们消除语言的间隔,直接面对文学意象,双方的沟通是一种心灵的默契,是充分的、自由的交流,从而获得直接的生存体验。因此,不应该把文学语言理解为仅仅是一种修辞性语言,而应认识到其是真正主体间性、也是真正个性化的语言,就是海德格尔所说的解除存在遮蔽、成为存在寓所的诗性语言。[7]


 

致谢语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本科生活即将告一段落,这篇论文是对四年来学习的总结,因而凝聚着所有授课老师们的辛勤劳动。

衷心感谢杨春时教授的悉心指导。杨老师学识渊博、治学严谨,平易近人、关爱学生。每次对话,都令我受益匪浅,有如沐春风之感。不应忘记,是李晓林博士将我引入文艺美学的殿堂,并为我论文的写作提出许多建设性的意见。如果没有她的无私帮助,我将一事无成。殷殷之情,铭感于心。此外还应感谢叶晓峰硕士给予的不可或缺的技术支持。

 

参考文献:

1】伽达默尔.《真理与方法》【M】.洪汉鼎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2年版.

2】巴赫金.《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M】.上海:三联书店1988年版.

3】哈贝马斯.《交往与社会进化》【M】.重庆:重庆出版社1989年版.

4】涂纪亮.《现代西方语言哲学比较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版.

5]王汶成.《文学语言中介论》.[M].山东:山东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6]金元浦.《文学解释学》.[M].长春: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7]周宪.《超越文学――文学的文化哲学思考》.[M].上海:三联书店1997年版.

8]周宪.《20世纪西方美学》.[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9]杨春时.《现代性视野中的文学与美学》.[M].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

10]杨春时、俞兆平、黄鸣奋:《文学概论》.[Z].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年版.

11]杨春时.《艺术符号与解释》.[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版.

12]鲁枢元.《超越语言――文学言语学刍议》.[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版.

作品录入:xwzumx    责任编辑:xwzumx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