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中文系列讲座――西方传教士编撰的闽方言文献的挖掘与研究           ★★★ 【字体:
[中文系列讲座73] 陈大康:盘点《红楼梦》:经济问题的由来

  发布时间: 2016-10-30   信息员:    浏览次数: 12

中文系列讲座

报告题目:《红楼梦》中的经济问题
报告人: 陈大康
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文学研究所所长
主持人: 林丹娅教授
时间:  2011310日(星期四)晚700
地点:  人文学院(南光一)101报告厅

主办单位:厦门大学中文系

  

报告人简介:

陈大康,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博导,中文系学术委员会主席兼文学研究所所长,国
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上海古典文学学会副会长。出版《通俗小说的历史轨
迹》、《明代商贾与世风》、《明代小说史》等专著,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大康先生,应厦门大学中文系名家讲坛之请,于2011310日晚七时,在南光101报告厅进行题为《<红楼梦>中的经济问题》的学术报告。本次讲座主持人为厦大中国语言文学所所长林丹娅教授,胡旭副教授与赵春宁副教授等亦陪同出席。当晚,报告厅座无虚席,来自各个院系和各个年级的学生、研修老师早早到来,期待一场红楼盛宴。

本次讲座属于厦门大学中文系九十周年系庆名家讲坛之一,时值厦门大学九十周年校庆,于闽南暖春之际更添学术兴意。林丹娅教授介绍了陈大康先生的研究专长与学术成就,特别希望陈先生能给我们的学生讲讲他具有独特视角与创新意义的红楼梦研究,相信会给同学们带来研究方法论上的启迪。陈大康,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博导,中文系学术委员会主席兼文学研究所所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上海古典文学学会副会长。曾出版《通俗小说的历史轨迹》、《明代商贾与世风》、《明代小说史》等专著,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

报告围绕《红楼梦》中随处可见的经济问题,进行了深入浅出的探讨。据陈大康教授不完全统计,有关《红楼梦》的论文迄今有八千余篇,仅透析爱情之文便达四百多篇,而对经济问题的发掘尚不足数篇。然而,陈教授认为,《红楼梦》中的经济问题不仅大量存在,而且真实可靠,并且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慢慢铺衍。由此得出的一些结论不但有趣,还可以推翻某些红学家的论断,帮助读者重整阅读视角。

陈教授从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开始说起,主要讲述了三个方面的经济问题。首先是贾府的经济背景。一张小小的租单记录了荣、宁二府的主要收入来源,红学家凭此看出贾府收取的地租以实物为主,而陈教授反驳此种观点,认为是以货币地租为主。这张租单主要反映出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实物太多,贾府不可能接纳如此众多的实物,以至自己变成一个超级畜牧场;二是现钱太少,不足以应付日常支出。以第六十一回司棋想吃鸡蛋羹,大闹厨房为例,柳家的解释说,“通共留下这几个,预备菜上的飘马儿,姑娘们不要,还不肯坐上去呢:预备遇急的,……你们深宅大院,‘水来伸手,饭来张口’,只知鸡蛋是平常东西,那里知道外头买卖的行市呢?”这句话暗含的意思是,如果贾府以收实物地租为主,那么鸡蛋就是平常物了。另外,小厮、丫头、小姐、少爷、太太们的月钱是贾府一项重要的开支,实物地租不能支付得起这笔数量可观的银两。因此,陈教授认为,贾府可能只有一个庄园是交实物地租,而其余七、八个庄园则拿物换钱,交的是货币地租,同时反映出封建社会晚期商品经济的发展。

陈教授指出,贾府上下还具有一套严密的财务管理制度。按照祖宗旧例,贾府具有三层管理系统,第一层是以贾政、贾赦等为主的高层管理中心,第二层是隶属的各个管家,第三层则是茶房、药房、厨房、金银器皿房等大大小小二十多个机构。不仅如此,财务中心还下设银扣和账房两个管理中心,银扣管现金,账房管账薄。虽管理机制严密,然并非密不透风,仍有空子可钻。以贾琏给尤二姐下葬为例,因凤姐严管银两,贾琏只得去找林之孝记流水账,私扣二百两银子,方能认真出殡。流水账的存在就是贾府财务管理系统的漏洞之一。

其二,仍以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为引,介绍贾府的财政亏空实际是由林家财产填补。陈教授说,“黛玉尚未进贾府之前,冷子兴已经告诉贾雨村,‘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没很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这说明贾府已经出现财政赤字。”问题逐渐浮出水面:即已亏空,而后建造大观园所花费的巨额金钱从何而来?陈教授提醒在场同学,第七十二回夏太监打发了一个小内家来要钱,王熙凤拿自己的两个金项圈当了四百两银子,贾琏好生感慨说,“这会子再发个三五万的财就好了。”一个“再”字将问题提上议事日程,说明此前已经发过一笔三五万的财。这笔财恰好就填补了建大观园所需费用,然而这笔钱从何而来?问题一环扣一环,陈教授为听众抽丝剥茧,从林黛玉的家世说起,详细解读林如海混迹官场一事,并通过对比贾家、林家家世及财产,得出林家财产不菲这一事实。而林如海已经病逝,林府空无人迹,这笔不菲的财产,也就是林黛玉的遗产,究竟去往何方?这就涉及了一个时间差的问题。小说第十四回写道,贾琏打发昭儿回府说,“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巳时没的。二爷带了林姑娘同送林姑老爷的灵到苏州,大约赶年底回来。二爷打发奴才来报个信儿请安,讨老太太的示下。”既是九月初三病逝,从扬州到苏州的路程不长,加上守丧七七四十十九天,不至于需要四个月之久。那这剩余的时间里,贾琏究竟在做什么?从贾母指派贾琏陪黛玉回扬州一举来看,多半是吩咐贾琏处理林家财产的问题。此外,黛玉进贾府,随身只带了两个人,一个是王妈妈,小说形容“极老”,一个是雪雁,比林姑娘还小。林府家世煊赫,缘何黛玉只带这两个人来,陈教授推测说,这是有意为之,好待黛玉长大了之后,无法向人打听家中的事情。

从黛玉来看,这个心思细腻的贵重小姐并非对金钱问题毫不在意。小说中描写,各方统一由凤姐发放月钱,而唯独潇湘馆的月钱是贾母专门派人送来,每每潇湘馆发放月钱,黛玉总站在一旁看着。和宝玉平日玩耍闲聊,黛玉也会提起,说自己闲暇之余也会帮贾府算算账,总是“出的多,进的少”。这就说明黛玉对自己的家产还是有一定的自觉意识。当林家财产进了贾府,就等于是黛玉的嫁妆进了贾家,而贾府上层对此的态度再明确不过,把黛玉遗产合法化的唯一途径就是内部消化,让黛玉嫁给宝玉。文中多处描写贾府上层的态度,如凤姐赠送暹罗进贡的茶叶一回,凤姐故意笑道,“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儿?”众人都大笑起来。又如第六十六回兴儿向尤二姐介绍宝玉时说,“只是他已经有人了,只是没有露形儿,将来准时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则都还小,所以还没办呢。再过三二年,老太太便一开言,那是再无不准的了。”这些皆说明了贾府上层家长本意是想促成黛玉、宝玉姻缘,而并非一些红学家所认为的那样,说黛玉与宝玉相爱是反封建之举,而遭到封建大家长百般阻挠和破坏。

其三,陈教授围绕“李纨”和王夫人、凤姐之间的隔阂展开了一些探讨。经过计量分析统计,陈教授发现,众多丫头、小姐、太太们对话,而独不见李纨与王夫人的直接对话,曹雪芹在这里用了一种“不书”的写作手法,表明其态度,这二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何以微妙?这要通过李纨与王夫人的间接接触来看,文中描写王夫人在凤姐、王善保家的抄检大观园之后,自己不放心,又去检查了一遍,回来告诉凤姐,说稻香村里兰儿的奶妈,妖里妖气的,因兰儿大了,不需要奶妈了,便要把她赶出去。而循祖宗旧例,贾府的孩子长大之后,奶妈是可以留在身边的。可见,李纨为兰儿请奶妈是允许的,而王夫人却对此斤斤计较。再则,元宵节贾府举行家宴,文中描写贾政、贾母如何喜欢贾兰,独未写王夫人如何喜欢自己的孙子。小说中关于李纨的判词是这样写的,“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如冰水好空相妒,妄与他人做笑谈。”陈教授认为,“空相妒”一词不仅形容李纨与王夫人,而且暗指李纨与凤姐。究其原因,还在于李纨的主事地位威胁到王夫人及凤姐将来的地位。

整场报告会气氛活跃,陈教授旁征博引,风趣幽默,论点详实,受到在场同学、老师的强烈好评,笑声和掌声频频响起。许多同学积极踊跃发言,希望与陈老先生获得进一步的交流。最后,报告会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结束。此次《红楼》盛宴,以经济问题发端,以生活优化结束,使得每位听众如饮甘泉,似醍醐灌顶。

                                                                (古典文学专业研究生报道)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