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中文系列讲座――西方传教士编撰的闽方言文献的挖掘与研究           ★★★ 【字体:
[中文系列讲座44] 陈佐洱:香港回归的公开秘密

  发布时间: 2016-09-26   信息员:    浏览次数: 13

中文系列讲座

报告题目:港澳回归的公开秘密报告人: 陈佐洱全国政协常委,原国务院港澳办副司长主持人: 周宁时间:200810月24日(星期五)晚 7:00
地点:  人文学院报告厅(南光一 101
主办单位:厦门大学中文系
报告人简介:  陈佐洱出生于中国上海,1964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学院外语系,历任中学教师、福建团省委《青年社》编委、副总编,中国新闻社福建社社长、国务院港澳办副司长等职。陈佐洱任职港澳办长达二十年,曾全面参与了港澳回归前后的重要工作。在2008年北京“两会”中,他当选新一届全国政协常委。  陈佐洱于1955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散文集《大风啊大风》,散文报告文学集《青春剪影》,译著中篇童话《布拉基诺历除记》[俄]、《失去太阳的二十二天》([英]合译)等。


       2008年10月24日晚,原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陈佐洱值父亲逝世十周之年之际重返厦大,为全校师生开办了一场关于香港回归问题的讲座。本次讲座由人文学院院长周宁主持,首先他谨代表全校师生对陈佐洱先生的到来表示了热
烈欢迎。讲座之始,周宁院长隆重地为陈先生颁发了厦门大学南强学术讲座纪念章,接着学生献花,热烈欢迎陈先生的到来。当晚,整个人文学院报告厅盛势空前,场内气氛异常热烈,厦大师生齐聚一堂期待着这位亲历香港回归的外交官带来的公开秘密。
首先,陈先生与在场听众分享了一下自己的童年经历,并对厦大风景如画的校园及作为统一阵地的前沿情况作了简要介绍,强调了完成统一大业给自己的童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他表示把为理想而工作作为自己一生的大信,这就是一个外交官留下的珠玑之言。
      接着陈先生切入正题,指出香港回归的公开秘密指的就是“一国两制”,实现国家的领土和主权的完整。在一国之内,主体仍是社会主义制度  而小部分地区实行资本主义制度。而今,一国两制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产生了重要影响。他又从一国两制的真谛及历史由来谈到了一国两制。无论是我国古代出现的自治还是国外像爱尔兰、魁北克等地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在一个主体的包容下的不同制度的区域自治。新中国正是在清楚了解到本国历史的情况下,高瞻远瞩地制定了这样一个制度,丰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现了与时俱进的思想。
      随后,陈先生用不乏幽默的语言为我们娓娓讲述了由他亲自参与的香港回归的整个过程。1949年,在全国一片解放之声时,本来用三天时间就可以打入香港收复失地,然而具有远见卓识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领导提出了“长期打算,充分利用”计划,希望香港的迟归可以起到打破封锁的作用。到了1979年,香港问题又一次提上日程,港都试图了解中国政府对这一问题的态度,邓小平同志表态说要保护在港投资者的利益,并提出了两个解决原则,一是新界租期满后收回;二是收回后保持稳定局面。1982年,撒切尔夫人来京与邓小平同志协商香港问题,小平同志坚持主权问题不可以讨论的原则,坚决要求1997年收回香港岛和九龙半岛,谈判在此情况下举步维艰。撒切尔夫人预测说收回香港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而邓小平以一个领导人的风范回答说中国人民敢于面对灾难,对英国政府的不轨用心给予了沉重打击。陈先生穿插提到此切谈判使得撒切尔夫人由于失神在下楼时而差点跌倒,一时间成为国内外媒体的笑谈的小故事,引起在场听众的一片笑声。
     紧接着,陈先生将当年中英谈判过程中的波涛汹涌,遇到的问题和麻烦一一道来。由邓小平同志起草的香港基本法,经过四年零八个月终于在第九次全体会议上以高于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当时二月的北京大雪纷飞,美丽异常,预示着香港回归后的大好前景。但是对于一些重要问题,英国政府仍然不依不饶地与中国进行一次又一次的纠缠。香港的居英权和新机场建设的问题是谈判的关键两点,在此问题上陈先生先后与英国的两位外交官进行了艰难的谈判。无论是面对会哭会闹会笑的风格还是冷峻异常的英方外交风格,中国政府坚决捍卫国家利益,一方面要为香港留下充足的财政储备,另一方面要为中国政府的接管创造有利条件。英国政府通过此次谈判得到很大的教训,1989年以前的嚣张气焰也受到了严重打击,改变了对中国的态度,认识到只有与中国邻导人握手言和才能使谈判正常进行。一波已平,一波又起,关于香港预算的问题中英两国又一次交峰,我国政府要求不光97年后面四个月的预算要归中国管,前面的预算也要管理到位,给香港留足家底。两国在此在谈判地点到京还是在港相持不下,最终英国政府在最后一班飞机起飞的最后一刻不得不急急忙忙飞往北京,此次谈判以中国政府的又一次胜利而告终。
      然而,面对香港回归这一重大问题,英方政府仍然要进行声嘶力竭的挣扎,在社会福利方面又制造起新的风波。1995年,英方有人公开提出香港的社会福利90年代以来年年以25%的幅度增长,声称还要继续按此速度递增5年,到2000年香港就会成为世界上福利一流的地区,试图对给回归后的中国制造新的难题。然而中国政府已经深刻了解到随着香港经济的发展,底数越来越大,如果福利增长太快势必引起国家财政危机,导致社会混乱,英方在编制财政预算时这样布局,分明是埋定时炸弹,因此断然拒绝此要求。陈先生不无感叹地说到“历史,站得越远看得越清楚”,证明了中国政府当时的决策确实是高瞻远瞩的。
       随后,引起听众兴趣的关于香港回归前一天的防务问题的谈判,中方提出要6月30号之前进入香港才能实现当天的回归交接,而英方以这是侵权而拒绝此要求。最终,英国政府为了使自己国家军队能够体面退出香港而妥协了,中国政府可以有509人提前3个小时进驻香港。香港回归前的重要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97年香港得以顺利回归,中英关系也在回归后达到了历史新好。  “任何外交,任何政治都是妥协的产物”,陈佐洱先生说到事实上有理有据有节的妥协制度对于中英双方都有好处。

      最后的十几分钟,有不少学生怀着崇敬的心情向陈先生提出自己的问题,有位同学问到如何成为一位资深的外交官司,陈先生的回答用“学习”两个字精辟而巧妙地回答了问题。又有同学问到中英谈判中的技巧,陈佐洱先生说到外交的的的原则即是坚持国家利益为重,以祖国的完整统一为第一要任。在场的每一位听众在听取了这样一场充满着爱国热情的回归秘密后心灵也都受到了一次爱国主义的洗礼。讲座在一片持久的掌声中圆满结束后,意犹未尽的听众都在期待下一回如同此次的盛宴。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